翻页   夜间
墨漓书屋 > 影视世界的战锤神座 > 第191章,地铁惊魂
 
  招了龙纹身的女孩丽思贝丝·莎兰德这位人才,已经有了杰里米的周大锤,在网络方面基本不会掉链子。等硬件升级上去,想要暗中操控啥真的不难啦,签完合同回到艾思丽和丽思贝丝的宿舍楼,又跟艾思丽和丽思贝丝愉快的聊了聊,时间就不知不觉过了午夜,到了凌晨一点多。

  这个时候,哪怕周大锤在曼哈顿,想打辆车也不容易,公车也没等到,而十点钟左右停过的雨水再次淅沥沥的下了起来。

  走进路旁的地铁站躲雨,他忽然发现,自己来了纽约这么久,还是第一次看到纽约凌晨的街头是啥样子。雨水与雾气模糊昏黄的街灯,将白炽灯下明亮的地铁站入口与外面分成两个世界,因为在这处地铁站入口,见不到过来避雨时,接连遇见那些淋着雨零元购的瘾君子、街溜子和帮会分子......

  当然了,地铁站也不是多么安全的地方,周大锤甫一进来,就把两个作死瞧不起华人的家伙打了一顿丢出去。

  在这鬼地方,要是没点武力值,真的连城市的夜景都欣赏不了。

  坐上进站的地铁,他又发现作为城市交通命脉的地铁车厢里,此时竟然好几节都是空无一人,尽管这儿是车轮上的国度,大部分人都有车,可没车的那些人似乎宁愿多花点钱坐出租车,一般都不会选择地铁或巴士......

  好像得怪城市治安太辣鸡。

  因为坐地铁和公车遇上危险的几率,比坐出租车更高。

  至于步行?

  即便是曼哈顿,周大锤从公车站过来地铁站,几百米的路几乎每经过一个路口、巷口都会遇到拿着刀子或枪,神情不善的零元购人士。

  所以晚上八点之后没事别出门的告诫。

  不是在开玩笑!

  “救命啊~救命啊~快来人救命啊!放开我!别碰我!”

  因为好几节车厢都没人,周大锤专门走到了隔壁车厢有人的车厢坐下,这时便听到隔壁车厢的金发女,在玻璃门前大叫救命。

  一个西装男正在试图对她用强。

  “......”

  见状的周大锤既无奈又无语,纽约某些街道小巷里站满了女人,明明花点小钱就能轻松解决的问题,有必要这样么?可他正要过去,地铁就猛地刹车停了下来,用强的西装男动作一僵,金发女趁机打开门逃来这边车厢。

  看到周大锤,西装男脸上浮现了尴尬,举起双手过来狡辩道:“听着,小伙子,我们是在玩些情侣之间的小趣味...你别误会......”

  “姬蒂,你不会介意的对吧,我刚才只是在开玩笑而已。”

  “法U盖伊!”又惊又怒的金发女姬蒂道:“该死的盖伊,你就等着坐牢吧!我在派对上就明确的拒绝了你!你却从派对一路跟踪我上地铁,还对我用强,我绝对要把你告监狱!”

  西装男盖伊脸上闪过一抹狠色。

  但见到周大锤接近一米九的身高,壮得相当于一个半的自己。

  盖伊顿时怂了,根本不敢作死,只是拿出钱,打算说服金发女姬蒂别告自己。

  “你当我什么人?我像是缺这点钱的女人吗?”

  金发女姬蒂更怒,发动白骨爪就朝西装男脸上抓过去。

  周大锤简直没眼看。

  就在这时,车厢的车门突然被打开了,见到车门被打开,被泼辣姬蒂挠的满脸血痕的盖伊赶忙跑了出去。

  却不料。

  地铁此时还没有进站,只是停在隧道里,盖伊跑出到漆黑的隧道,就发出一声痛苦的惨叫,接着浑身是血的回来,踉跄着想要爬上车厢,黑暗中却又响起利器划破血肉的声音,只来得及说一声“跑”便无力倒下。

  “......”周大锤看的一脸懵逼。

  恶人有恶报?

  报应居然来得这么快?

  见状的姬蒂则惊慌尖叫着乱跑起来,绕过周大锤还不停。

  这都是啥破事啊?

  周大锤走到车厢的车门前,西装男就趴在地铁隧道的轨道旁,尸体已经快凉了,但行凶者没见到。从倒霉西装男身上的刀伤判断,杀死他的应该是人。或许是啥使冷兵器的杀人狂,而不是幽灵和怪物之类,拥有超自然力量的异常存在。

  作为丑国特色,变太杀人狂真的哪儿都少不了。

  难怪都认为地铁和公车比出租车更危险。

  “有人吗?车长?驾驶员?啊!”

  跑到车头求助的姬蒂,没找到地铁工作人员帮忙,又发出了一声尖叫。周大锤蹙眉过去,便见到她慌慌张张的跑了回来。

  “咋回事?”

  “快跑!有杀人狂!”

  脱了高跟鞋的姬蒂一手拎着鞋子,一手拉着周大锤就继续狂奔。

  “???”周大锤有点晕,不知道为啥任由金发女拉着跑,以他的实力,还需要怕区区一个变太杀人狂?可正要停下,他回过头便见到一个浑身皮肤溃烂,长着不少脓疮又臭烘烘的怪人,手持砍刀冲过来。

  好的,跑吧,装备栏里放满了防具,雷霆之锤又融合了墨丘利之锤,正在修复破损的主武器,没有远程武器,又不想浪费金币......

  毕竟系统商城里的金币只出不进,已经少了两位数。

  没找到新的宝藏补充之前,周大锤不想乱花钱,鬼知道还会不会遇到啥大战,得给所有人一套装备保命?

  怪人身上长满脓疮,看起来很恶心心,他表示完全不想碰。

  鬼知道那家伙会不会有啥病毒......

  跑出地铁,穿过隧道,周大锤和金发女姬蒂没一会就回到灯光明亮的地铁站台。

  可这处地铁站台,跟他们跑出来那辆地铁一样空无一人,地铁站的出口也全被铁链缠住锁上,见状的金发女有些绝望,慌乱的在站台内到处找人求助。周大锤对此非常无语,出口被锁住而已,又不是出不去,有必要这么着急慌张么?

  走随时都可以,但怪人未死,鬼知道那家伙还会祸害多少人?

  所以,周大锤想找把武器。

  干死那个怪人再走。

  周大锤找到一根拖把时,乱跑的姬蒂还真在站台里找到了一个男青年。

  男青年是个流浪Boy,跟女友一起住在这个站台,他愿意带姬蒂去找在站台的唯一一个保安求助。

  但周大锤跟着他们没走几步,就听到一声女人的惨叫。

  流浪青年顿时脸色剧变,往惨叫传来的方向跑去,周大锤拎着拖把和姬蒂赶到,只见到地上长长血迹,而找不到女友的流浪青年崩溃坐在一旁。

  周大锤:“......”

  明知道有变太杀人狂,还敢单独待着?

  这不是送么?

  “我要把她找回来!”流浪青年从台站通风管的住处,抄了一把撬棍出来,就要顺着血迹去找女友。

  这好像也是送啊!

  周大锤是想跟着去的,可金发女姬蒂却要分开行动。

  她要去找站台那名保安报警!

  闻言的周大锤忍着不吐槽,试图说服金发女跟着一起去救人和干掉怪人,可好言难劝该死鬼,她执意要找站台的保安求助,一心只想报警。完全没考虑过报警成功,警察赶来这处站台得多久,也没想过怪人杀过去,保安能否保护她,以及在找到保安前遇到怪人咋办......

  周大锤和流浪青年沿着血迹找人时,姬蒂已经通过紧急呼叫器,联系上了站台唯一的那名保安,可惜保安才答应报警,就被潜入监控室的怪人干掉。

  姬蒂等来等去,最终只听到保安被割喉后死不咽气的声音。

  为了报警忙死忙活的姬蒂,还得回来找周大锤、流浪青年两人。

  而周大锤和流浪青年,已经找遍了站台每个角落,流浪青年的女友却始终不见踪影,血迹还消失在隧道口附近。

  见金发女活着回来,周大锤干脆走进隧道吸引怪人现身。

  为了找回相依为命的女友,流浪青年也走了进来,金发女不敢独自留在站台,只能选择抱团。

  其实金发女姬蒂很聪明,几次作出的决定都没啥大错。在恐怖片里,应该是能活下来那拨人。至于住在站台的流浪青年?这家伙已经因为失去女友而失去理智,如果拿着物理学圣剑刚不过怪人,也是送的份。

  果然。

  无论遇上啥事,能依靠的终究只有自己。

  别人都信不过!

  纽约的地铁隧道很多也很乱,周大锤、流浪青年和金发女三人走在里面,即便有手电也认不清路,因为没了血迹,连追踪怪人都了没办法。

  认为女友永远救不回来的流浪青年,崩溃得大吼大叫起来。

  金发女也很崩溃,但还在努力的保持冷静。

  周大锤拉住了青年,连忙带两人退到一旁的洞里,随机一辆地铁飞速驶来,经过三人没多久却突然停了下来。

  “他可能在上面!”见状的流浪青年猜测,捉走女友的怪人此时在那辆地铁上,于是拎着撬棍就冲了过去,而周大锤提着拖把紧随其后。姬蒂却不敢过去,害怕两人打不过变太杀人狂,自己去了就是送。

  “他雀食在这辆列车上。

  可不是在车里,而是在车顶上面。”

  进到地铁里,周大锤和流浪青年很快发现了,两个倒在血泊中的倒霉蛋,驾驶列车的车长也惨遭割喉。他们从车尾搜到车头,没有找到怪人,但听见了车顶上悉悉索索的脚步声。

  “你小心点。”

  对流浪青年说一声,周大锤就三两下爬上了车顶。

  但他爬上去这短短两秒时间,怪人已经挥舞着砍刀从车顶落下,将看着周大锤上车顶的流浪青年一刀砍倒。

  犹豫再三还是上车的金发女正好见到这一幕,再次惊恐尖叫起来。

  “淦!”

  周大锤俯身而下,甩手就是一拖把柄掷出去,尽管拖把柄是木的,但他踩断拖把头的时候,特地弄尖了断口,这一掷瞬间戳穿了怪人的脸,还钉到了地铁玻璃窗上。试图对流浪青年补刀的脓疮怪人,顿时发出“呜噫呜噫”的惨叫。

  人的头骨挺硬的,不是锤子,也不是枪,周大锤没把握一掷爆头,因此先钉着,准备捡物理学圣剑结束战斗。

  但怪人显然不是正常人。

  脸皮被拖把戳穿,一口烂牙全吞进肚里。

  怪人也能挥刀劈掉钉在窗户上的拖把,一溜烟跳下地铁,跟玩躲猫猫是的,周大锤回到车里,他又跑下车。以周大锤的移动速度,捉住怪人无非伸伸手而已,一个过肩摔就可以回去睡觉。

  可又脓疮,又不知多久没洗澡的臭烘烘,周大锤真不愿碰。

  溜下车就溜下车吧。

  受伤的小老鼠还能在猫面前跑掉?

  “你咋样?”

  扶起胸膛被怪人砍了一刀的流浪青年,周大锤问道:“还撑得住么?

  我觉得那家伙会往老巢跑。

  我们追过去,说不定还有机会救回你女友。”

  “我没事!我能行!”男人不能说不行,流浪青年脱掉衣服,让金发女帮忙将伤口一包扎,就硬汉的说道:“我们马上去追!”

  “好!”

  周大锤就欣赏这样的。

  干掉怪人之后,只要他和女友没死,两人的药费他包啦。

  金发女姬蒂闻言很是担忧,见周大锤那么有信心,流浪青年一心找回女友,也不再说什么废话。

  这回怪人嘴巴和脸受伤,三人用电筒照明,可以顺着地铁隧道地上的血迹追踪。但纽约地下的隧道简直是一个地下世界,他们穿过各种错综复杂通道和管道,又进了一处地下仓库,费了老大一番功夫才找到了怪人藏身的老巢。

  周大锤三人进到怪人老巢,怪人也发现了。

  匆匆用水洗了洗脸上伤口,用烂布抹了几下,怪人就拎着砍刀杀出来。

  他不跑了。

  要反杀自寻死路的周大锤三人!

  然后。

  周大锤接过青年递来的物理学圣剑,朝冲来的怪人一掷。

  “噗次”一声,撬棍闪电般从怪人眼眶飞入,气势汹汹的挥刀冲锋,刚跑没几步就因为头被爆而倒下。

  “到处找找吧。

  你女朋友说不定就在这儿。”

  不用周大锤说,青年已经行动了起来,很快就在一间布置得像手术室的房间里,找到奄奄一息的女友。金发女在怪人的老巢转了一圈,也救了一个,被关在笼子里的水管工黑哥,发现怪人居然用死人的尸体,喂养了许多大老鼠。

  “走吧,我们先出去。”确定怪人死透,怪人老巢里没有其他活人,周大锤就要招呼众人离开。

  一边走,一边对流浪情侣道:“你们的医药费我全包啦。

  等姬蒂报了警,你们直接去医院。”

  被水管工黑哥扶着的青年闻言很是感激:“谢谢。”

  “可绕了那么多路,我已经不记得从哪回去,也不知道哪里能回到地面。”扶着青年女友的姬蒂眉头紧皱,嘀咕一声又问水管工黑哥:“先生,你知不知道往哪走可以出去?”

  水管工黑哥指了指右边:“往这边吧,我记得这边好像有一个站台。”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