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墨漓书屋 > 侯爷的白月光 > 第88章 冰心玉壶
 
  “总之我与高岑定然是有许多困难的,他的情况特殊一些,我们都已经发过誓言下过决心,不管遇到什么磨难都是要在一起的!”
  “只要我俩不分开,就没有人能分散我们。”
  大家心中都明白,范家在洛城也算是大门户了,有钱有地位的人家,哪家大门户人家会愿意自己家公子娶一个无家世、无背景的小绣娘呢?
  总是范文公子是外室所生,但好歹说是范家正经的公子。
  若是真娶了一个绣娘,那定然是要被趣笑的。
  但时蕊的话还是让大家羡慕这段两心相悦的感情了,哪个小姑娘不想在花一般的年纪遇到一个能让自己下定决心,不管经历什么磨难都要在一起的人呢?
  谁不让遇到一个能为自己豁出一切的人呢。
  今夜除夕,定远侯府虽说是无心过年,但仍然是全家一起吃了年夜饭一起守岁。
  陈潜不爱热闹,如今与定远侯夫妇也是话不投机,也无心去吃年夜饭,只留在了东菊苑,自己一个人躺在院子里的凉亭喝酒。
  大嫂和母亲来东菊苑叫过陈潜两回,都被陈潜拒了,没有办,汪夫人只能眼中含泪的离开。汪夫人知道,此次再见陈潜,什么都变了。
  阿千带着下人们一起吃了年夜饭过年了,几人也说好了一起守岁,陈潜独自一人在院中喝酒还能听到隔壁传来的阵阵欢笑。
  此时便又是想起在洛城小院的日子,自己也是在院子里躺着,不是凉亭而是阿千手打的躺椅,没有好酒只有入喉甘甜的阿千自己酿制的酒。
  其实自从遇到了晚月,陈潜便鲜少饮酒了。
  可不知道为什么,定远侯府明明比洛城的小院好千百倍,酒也比阿潜酿的名贵,可陈潜就是不喜欢这里。
  “公子怎么在这里。”阿千从外面回来的时候,正好看到陈潜在凉亭中躺着喝酒,赏着被乌云遮住的月。
  阿千先是去陈潜的房间拿了一件狐皮大氅,给陈潜盖上。
  这时的陈潜已经有了醉了,翻了个身任由大氅掉在了地上,借机悄悄拭去了眼角的一丝湿润。
  “这大氅名贵极了,公子此番回来夫人是废了心思的,若是咱们初到洛城那年的冬天也有这样的大氅,公子也不至于夜夜受冻不能安寝。”
  是呀,刚到洛城的时候,哪里会有这样温暖的大氅...
  寒冬腊月小院四处透风,两人没有银两添些厚被子,下着小雪的夜晚只能将衣服全都拿出来穿在身上才勉强畏寒。
  有时冷的厉害陈潜便和阿千喝一口烈酒,在院子里练拳练到发汗,才能回房间安枕一夜。
  就那段时间,阿千的功夫都跟着陈潜长进不少。
  阿千捡起掉在地上的大氅,重新盖在陈潜身上,自己则拿过陈潜的酒壶,直接就着喝了一口。
  他也不明白,为什么这么多年,神明要给陈潜这么多磨难。
  一出生便顺遂,上进又努力的天之骄子,一朝成了不能开口说话的残疾。
  好容易在洛城过了几年快活的日子,遇到了自己心爱的姑娘,却又被骗回京都,被早已抛弃自己的家人逼迫着娶自己不爱的姑娘。
  “公子...”阿千犹豫了再三,还是说了出来,“阿前他们在后院守岁,要不要一起过去,大家都盼着你呢,也好热闹热闹。”
  从前在定远侯府时,除夕是最重要的节气了,汪夫人必然要带着全家人一起在前厅守岁,迎接新年的到来。
  也会提前准备好吃食、美酒,一家人热热闹闹的。
  那时候的阿千他们总会在大年初一的时候,围着陈潜要压岁钱,陈潜总觉得幼稚极了,却还是会给他们。
  算是尽一尽自己这个做主子的职责。
  虽说每次都是嫌弃的,但是心中总是暖洋洋。
  阿千问这话也是被浅浅她们逼得急了,她们是好几年不见陈潜,自然是想念的,听说公子没有去前厅守岁,自己想让阿千来叫陈潜。
  他本身就不抱希望,若是陈潜能去更好,总好过自己一个人在这寒风中喝冷酒。
  只见陈潜起了身,将大氅拿下来递到阿千手中,就向着后院大步流星的走过去了。
  阿千反应过来陈潜这是要与大家一起守岁的时候,陈潜已经走到后院拱门了。
  他拿着大氅,连忙小跑着跟上,心中自然是开心极了。
  见到陈潜过来,东菊苑的这几个下人也是十分高兴的,连忙在最靠近暖炉的地方给陈潜腾出了一个位置,陈潜便顺势坐了过去。
  阿千来的时候,还十分有眼色的提了两坛好酒。
  “这酒可是公子的私藏,早前便埋在梅园里的,今日公子特意叫我挖了出来,可算是便宜你们了。”
  阿千嘴上虽说着是陈潜让他挖的,实际上却不是这样。
  东菊苑,陈潜居住的院子在整个菊苑的正中心,门前与西菊苑相连的院落中有一小片的红梅,就在假山的旁边,这酒还是陈潜在定远侯府时埋在梅花树下的。
  想必此时陈潜也早就忘了这酒的存在了,阿千想起来将他挖出来给大家喝,陈潜自然是没有意见的。
  整个菊苑就陈潜一个主子居住,陈潜嫌这个院子太大,便分了东西两个院子,自己和下人主要居住在东菊苑,西菊苑一直是空闲的。
  陈潜的丫鬟小厮也就阿千、谦谦、阿前、浅浅、倩倩这几人,陈潜又向来和善,几人自然是没大没小的。
  此时正围着阿千,拂去酒坛上的泥土和雪,打开坛子的瞬间众人皆像是要醉了一般。
  “公子你这是什么好酒啊,一打开坛子这扑鼻的醇香真是太美了。”阿前一副陶醉的神情,连忙催促着阿千给自己倒上。
  “去,先给公子。”阿千从腰间取下来陈潜常用的白玉瓷瓶,倒了满满一瓶,制止了迫不及待的阿前。
  阿前毕恭毕敬的给陈潜送了过去。
  “公子,请用。”
  陈潜本就做的放松,把玩着桌子上的一只木雕的小兔子,见他们的样子心中觉得好笑,结果阿前递过来的酒壶的时候,还笑了好看。
  果然,最抚人心还是烟火气。
  打开坛子盖的时候,陈潜闻着想问便知道了这酒名叫冰心,埋在梅园里大概也有七年了吧,此时挖出来刚刚好,酒香带着梅花香,沁人心脾。
  酒味甘甜,就像这名字一般,入口是清凉的口感,少了辛辣,多了回甘,细细品便是梅花的冷香与酒的醇。
  晚月定然会喜欢...
  冰心酒倒是与这装酒的白玉瓷瓶极为相配。
  一片冰心在玉壶。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