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墨漓书屋 > 高门闺秀穿到民国后 > 第999章 承认
 
第999章 承认

甘棠的详尽之言,让人有种说不出的怪异之感。

邵韵诗蹙眉,疑惑道:“他就不怕牵连了父母家人?”

甘棠也觉得好友这么干,有些莽撞,想要人捞他,尽可以再想别的法子,犯不着用自己的真身份,万一出个错漏,父母家人可是丢命的事。

晓冬见大家沉默,便问道:“他祖籍哪里的?”

邵韵诗忙道:“不能说,就别说。”

甘棠道:“无事,他家是青岛郊区乡下的。”

“什么?!”邵韵诗没出声,晓冬先炸了。

众人被她吓了一跳。

布薰了解她,忙问道:“可是有什么不妥?”

晓冬笑道:“哪里有什么不妥,是大大的妥。”

布薰奇怪地看着她,“你想到救人的法子了?”

“嗯,我们家小俞管家就是青岛乡下的,说不定认识这位,若是叫小俞管家装成他的亲戚,只要有钱,是不是就能捞人了。”晓冬嘚瑟道。

邵韵诗这次是真赞许晓冬了,“你这想法不错,甘大哥,这事你瞧着能不能办?”

甘棠思量了番,“倒也可行,不过,得先查清楚明山的具体情况。”

晓冬一拍胸脯,“这事我来办。”

“你找喜妹女婿?”邵韵诗没好气地道。

晓冬皱眉,“难道不行?”

“行是行,但是你找什么样的借口,同人家说?”邵韵诗问道。

晓冬摸了摸鼻子,“那怎么办?”

邵韵诗瞪了她一眼,“怎么办,自有咱们,你别乱闯祸就行。”

“师姐,你想到法子了?”晓冬眼眸一亮。

邵韵诗也不瞒着,点头道:“阿彪如今不是跟着他导师帮人打官司吗,想来,监狱那个地方,肯定有人,我让他去探探。”

甘棠眼睛亮了,“这好,要不要给他看看照片?”

民国时期,外洋的许多新鲜玩意都传了过来。

可拍照也还是有钱的新潮人才会享受的。

甘棠的话,叫大家都欢喜了几分。

“有照片更好。”邵韵诗停了停,道:“甘大哥,这事怕是一日两日的办不成,你一定要沉住气,别出去叫人发现了。”

甘棠还没说话,布薰已经急急地道:“小姐放心,我在这,量他不敢不听。”

这会子,不用多问了,这俩人铁定有问题。

“你们俩这是?”邵韵诗迟疑道。

布薰自来爽利,笑嘻嘻地道:“这人如今归我管了。”

“你说的是我想的那意思吗?”邵韵诗就没见过这么大方的姑娘。

晓冬一把捂住嘴,“原来你们俩暗地里勾搭上了。”

“晓冬,你会不会说话。”布薰和邵韵诗都瞪眼呵斥。

晓冬其实是说着玩,哈哈乐道:“瞧把你急的,我觉得甘棠大哥不错,我支持你。”

甘棠此时极为尴尬,不过,他这人精于事故,看着邵韵诗道:“阿薰和我的事,还没敢告诉家里人,能不能等稳定点了,再说?”

邵韵诗作为家主,还是很有话语权的,“甘大哥,阿薰几个和我亲如姐妹,我拿她们当自己的亲姐妹,我希望,你日后的心能如今日。”

<div class="contentadv"> 甘棠忙道:“这个我可以保证,拿我的命和党性来作证。”

这个是很重的承诺了。

邵韵诗满意地点了点头,“希望你们能取的三叔他们的认可,在这之前,还是别接触过度。”

到底,她自己还是个未出嫁的女子,话说到这,已然不容易了。

晓冬一直在旁边抓耳挠腮的。

见师姐板着脸给了交代,她忙道:“阿薰,你个死丫头,赶紧说说,你们是什么时候开始的?”

布薰不满地瞪了她一眼,到底碍着甘棠,她没好意思如往常一般,同晓冬玩闹。

甘棠倒是光棍,“自然是在扬州的时候就看对眼了。”

“乱说什么,谁和你看对眼了。”布薰上来就是一拳。

俩人的结缘,也是基于甘棠对邵家的关照,尤其是邵韵诗手下的铺子。

这些因由,在座的都知道,晓冬也是白问问罢了。

邵韵诗愣愣地瞧着娇羞的布薰,这丫头也有撒娇的时候?

晓冬瞧着布薰这样,直接照着她的脸颊,羞羞了起来。

因为这个事,倒是叫大家缓了缓紧绷的情绪。

一直没说话的阿伍见大家说的差不离了,突然道:“甘棠大哥,你可知道,行动队为什么这么准地抓了劫囚的人?”

是这话,大家说了这么多,将这事拉下了,亏的阿伍是个精细人。

甘棠其实早就想过这个问题,只是不好同邵韵诗一行说罢了。

见问,他也不瞒着,摇头道:“原我想着,这批囚犯算是比较有身份的人,当局肯定要重视他们的转移,安排人一路跟随,肯定必不可少。”

“这话对,可对方居然还安排了人堵在各个必经路口,就显得有些突兀了。”邵韵诗其实也想过这个问题。

甘棠早就领教过邵韵诗的聪慧机敏,点头道:“是这么个理,若不是如此,我也不会连累的朋友被抓。”

阿伍道:“会不会,你们这次的行动,对方早就心里有数了。”

“怎么不可能,更甚至,这就是对方在钓鱼呢?”邵韵诗想到某种可能,寒毛直竖。

大家被她的猜测也是吓了一跳。

甘棠叹了口气,“旁的不管,是不是又出了叛徒,这事得先弄清楚了,咱们折进去的人太多了。”

晓冬想起那些无辜的妇人孩子,心酸酸的,“可惜了那些孩子们。”

这些话,说多了,徒惹人伤感。

瞧着时间不早了,邵韵诗索性起身道:“我该走了,阿薰,你照顾好甘大哥,回头也赶紧回家。”

布薰不敢同邵韵诗犟,忙道:“我一会就走,等一下罗成会带晚饭来。”

有人照顾就好,邵韵诗放心地走人了。

甘棠忙起身相送,那殷勤劲,比之以往不知多了多少。

邵韵诗了然地瞥了他两眼。

回去的路,更方便了,街面上戒严的人都撤走了。

一路顺畅地到了家。

葛大爷早就等着了,见了大家,忙忙松了口气,“回来就好,回来就好,眼看着天就快黑透了。”

晓冬欢快地在车里打招呼,“葛大爷,你们吃过晚饭了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