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墨漓书屋 > 纨绔天医 > 第37章 召灵师,我设置的 。
 
    同一天,苍梧宗的宗魂“躁动”了三次,这是苍梧宗建宗以来,从未发生过的事,足以引起各方瞩目。

  尤其是晚间这一次,更是让很多强者心惊不已!因为他们都能感知到,今晚的这一次宗魂“躁动”,非常激烈!

  但本该最关注这一点的晏青,此刻却顾不得留意这些,他已翻窗跨入女儿的闺房,将惊醒的女儿搂入怀里,“小鱼儿不怕,不怕……”

  梦中惊坐起的晏瑜,却本能的震开了晏青,强大的精神力波动宛若浪潮,将晏青震退出两三丈外。

  晏青呆怔……

  “哼唧……”被惊动的晏小宝则哼唧了几声,一副要从熟睡中醒来的样子。

  晏瑜微微吸了一口凉气,已经从梦境中恢复过来,分清楚刚才“看到”的都是梦,“晏子瑜”给她的梦。

  “小鱼儿?”晏青没有再次莽然接近,而是试探的叫了一声,哪怕他被推开得很心酸,但心疼占据了他更多的情绪,他知道,宝贝女儿刚才的反应,是一种本能的自保。

  “……爹。”晏瑜却不知道晏青的想法,她还下意识担心着,小公举爹会因为她刚才的动作而哭。

  但晏青当然没有哭,他在确定宝贝女儿缓过来后,才再次走近的握住女儿的手,“做噩梦了?”

  “……嗯。”晏瑜点点头,却没打算解释,脑海里还在回放着,她方才“看到”的一幕幕。

  梦境把她白天获得的画面前后完善了,让她看到,将晏子瑜小姑娘安置在那个阵法的人,是晏清棠,妇人装扮的晏清棠。

  梦境里,晏清棠说小姑娘怀的是杂种,顾元恒无法容忍,让她堕胎,否则顾元恒一辈子也不会进小姑娘的房,小姑娘永远只能当有名无实的顾夫人。

  “可真是太好了。”晏瑜在心里为小姑娘这个有名无实鼓掌,那种要让小姑娘堕胎的人,真让人恶心,引起不适。

  不过整个梦境里,最让晏瑜在意的,其实只有那个酷似她小宝的死胎,“他”在血泊中的小模样,狠狠的刺痛了她的心!

  而且……

  那“孩子”很快被阵法力量分解,消散,似被汲取去了什么地方。

  “……小宝。”晏瑜惊魂未定的抱起身侧的崽儿,总觉得那“孩子”不是她的小宝,可是又似有千丝万缕的关系,否则怎么能长得一样?

  又或者是她下意识把那个孩子,当成了她的小宝,毕竟小宝虽然是她怀的,可她也用着晏子瑜小姑娘的身体,所以到底是谁怀的,无法切分。

  只是晏瑜有一点不解,如果这一切的画面,都是如果她不重生,晏子瑜小姑娘就会遇到的事,那么——

  在她还没彻底苏醒,并不能影响小姑娘时,那小姑娘怎么没答应嫁给顾元恒?而是做出了和梦境不一样的决定,去德阳府产子了?

  “……”晏瑜无声的皱了皱眉头,感觉矛盾重重,看来她要尽早恢复,直接跳出三界,看清一切,才能解开疑点。

  “吧唧,吧唧……”被美人娘亲抱着的某小只,则是感到了安稳的嘬了嘬小嘴嘴,然后继续呼呼大睡。

  “小鱼儿?”晏青持续在线的担心着宝贝女儿,已经准备去提溜来药堂主了,毕竟他的宝贝女儿一直没“搭理”他,仿佛被梦靥惊得失魂了。

  已经完全没事的晏瑜这才感知到,晏青宽厚的手,一直在轻拍着她的手背,她反手握住道,“没事了,爹不要担心。”

  可晏青怎么能不担心?不能的。

  “这么做梦多久了?”晏青问。

  “第一次。”

  晏青一脸狐疑,“哄爹的吧?”

  “真的。”晏瑜保证的说,“可能是回到了熟悉的环境,接触了那些人吧,我在德阳府的时候,睡得很好。”这都是真的。

  “……好吧。”晏青却一点都不信,“那爹在旁边陪着你,你接着睡。”

  晏瑜怔楞了一下,晏青却是一副,“爹绝对不走!你说啥也别想骗我!我就要在这儿自己看着”的模样。

  晏瑜:……

  她只能妥协。

  不过晏瑜本来以为,有这么个人盯着,她可能会睡不着,但事实上,消耗过度的她倒头就睡了,一觉再无梦靥,让晏青“白”盯了。

  ……

  而翌日一早就上苍梧宗来的殷流风,他直接等到日上三竿,才等到了刚睡醒的晏瑜,以及打着小哈欠的某小只。

  “哈……”还有点困的晏小宝在他娘亲怀里翻了个身,想继续睡。

  晏子韶却急不可耐的上前来逗这小的,“小宝,小宝。”

  “哒。”晏小宝懒洋洋应了一声,没啥精神。

  “小宝没睡好吗?”晏子韶有些担心。

  “人小觉多。”晏瑜摸了摸儿子的脸,安抚他继续睡,她不会丢下他。

  晏小宝才满意的接着睡了,他刚才是感知到亲娘要“跑路”,才艰难醒过来的。

  “哦。”晏子韶有些遗憾。

  殷流风就轻咳了一声,“咳,所以今天要开始吗?”昨天不是约好的今天来么,怎么感觉好像不是今天要办事?

  “要。”晏瑜坐下身来,倒没急着动手,而是先给她二哥诊了脉,才说:“目前为止,猾褢的气息,已将二哥你的血脉刺激到了近古时期,我的建议是,让它刺激到上古时期,我再出手,好把你的召灵对象,定格为九尾狐。”

  “……哈?”晏子韶没听懂,虽然妹妹这番话的每一个字他都懂,但连起来他就不懂了,一点都不懂。

  晏瑜却误以为,晏子韶是不喜欢九尾狐,“当然,也要看二哥你自己的意思,你对九尾狐满意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