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墨漓书屋 > 纨绔天医 > 第231章 摸了就要给名分!2更
 
  同样气势汹汹而来,还没打招呼就撩开帘子,以示自己怒气的晏子韶,他怎么都没想到,他会看到这样的一幕。

  他小鱼儿怎么、怎么在、在剥、剥那、那大司命的、的亵、亵衣,难、难道那、那大、大司命还、还真没、没瞎说?

  “……”

  晏子韶真呆了,以至于都不知道该做啥反应。

  晏瑜也呆了,她哪能想到,她二哥会来,关键是她竟没察觉,她真、真是……她都要尴尬死了。

  偏偏某大司命还轻浅笑道,“让二舅哥见笑了,看来得把婚事先计议着,不然小鱼儿过来,嗯、不方便。”

  “你走开!”

  晏瑜直接推开了某男人。

  “你想得美!”

  晏子韶也反应过来了,虽然他的三观还在重建中,但这并不妨碍他护着妹妹,尤其不能轻易让别的男人叼走。

  被推到的容大司命抱着崽侧躺在床上,胸前已是敞开,几缕发正好披散在他胸前,更衬得他发黑如墨,肌泽若玉,仙姿国色,“小鱼儿,你看你,摸完又不负责。”

  “我……”晏瑜真是有嘴说不清。

  晏子韶已经脑壳疼,感觉剪不断、理还乱,不过他已经本能将妹妹拉倒身后,而后才缓了缓精气神,道:“大司命,你先起来。”

  别的不说,这个大司命的容貌那真是一流,难怪乃大夏四君子之首,不说实力,单说这样貌,世间恐无男子能与之匹敌。

  可皮囊不过是红粉骷髅,晏子韶觉得人品最重要!而这个大司命渣了他小鱼儿就跑,害小鱼儿苦苦承担那么多,显然就是渣!

  对!

  就是渣!

  给自己整理好三观的晏子韶冷静下来,又给某大司命扯了衣服,让他穿戴好。

  被挖起来的大司命从善如流,已经优雅自若的穿戴起来,哪怕他全程抱崽,那风仪仍是高雅清灼,看得晏子韶赶紧把妹妹挡得更严实一点,不能让妹妹被对方的皮囊勾引。

  “坐吧。”穿戴完的大司命则请兄妹二人,于营帐内一角落座,并慢条斯理的开始用灵炭烧水,看样子似乎是要给两人泡茶。

  “你别忙活!”晏子韶赶紧打断,这人泡个茶看着也是高雅有格调,无时不刻在散发着对姑娘家家的致命吸引力,真的是……

  “不忙,顺手尔,二舅哥有何吩咐,但说无妨。”

  “等等,你先别叫我二舅哥。”

  “……也是,尚未成婚。”

  “不是这个意思!也是,不……”晏子韶有点乱,忽然觉得应该睡醒再来的!他现在脑子都不清醒了。

  倒是晏瑜已清清冷冷的问,“你想娶我?”

  闻言,眉峰稍挑的容逸,他便抬眸看着已经恢复冷静,又是那尊女君的崽他娘,眸底微掠无奈,声音却清雅如常,“或者你娶我也行,我不在意,重要的是必须给我名分。”

  晏子韶当时就震惊了!

  幸好他还没喝茶,不然他就喷了!

  他、他真没想到,大司命是这样的大司命!

  这、这可真是……

  让晏瑜也吃了一惊,目中都流露出无法掩饰的惊色,甚至脱口问道,“你认真的?”

  “自然。”容逸停下手中的动作,以琉璃紫眸,静谧的看着晏瑜,“小宝需要一个完整的家,有爹有娘,不该是众口议论的私生子,我容逸之子,理当天下皆知,全民奉若神子。”

  晏子韶这就冷静了,听这话终于不像是吃软饭的了,终于有大司命该有的样子,否则他都要以为这是个假的大司命,要么就是传言又骗人。

  而某大司命的这番话,也让晏瑜露出思索之意,于她本心而言,她根本不将这些流言蜚语看在眼中,她的眼界,注定是九天寰宇,四海八荒,不是市井流言,小小大夏。

  但事涉晏小宝……

  “哪怕你终将再登顶,他日无人敢议小宝,但在你听不到时,而小宝偏偏听到了呢?我不希望,小宝遭人非议,一丝都不可。”容逸还说。

  晏瑜抬眸,对上那双忽又清可见底,明朗无尘的琉璃紫眸,能直视到那份认真,和发自骨子里的骄傲。

  “你这么说也有理。”晏子韶虽然没理解什么是“再登顶”,不过在不让晏小宝非议一事上,他赞同某大司命的说法。

  只是冷静如晏瑜,她已说道,“你可以公布你是他爹,成婚并不需要。”

  下意识抬手揉眉心的大司命,不好逼得太急,“也不是不行,但效果不会有成婚好,你若不信,可再看看。”

  “我会考虑,也会看,但现在你先把小宝给我。”晏瑜指了指某小,她要抱着崽崽回去睡觉。

  不能拒绝的大司命只能把崽交出去了,不过某小已经完成了“使命”,他成功给他爹娘制造了点(肌肤)亲(之亲)近。

  晏子韶考虑到眼下不能再继续他那场男人的话题,也就和抱了小宝的妹妹先撤了,他得深思一二,或者等进王都后,找大哥一起上!

  ……

  翌日。

  晏小宝是被一阵“饭饭”的香味香醒的,令他一咕噜的爬了起来,“哒?”

  “小宝。”其实后半夜还是一直没睡着的晏瑜,她摸了摸睡眼惺忪的崽崽,“闻到香香,饿了?”那个大司命做饭的味道,她也闻到了!

  “啊!”晏小宝连连点头,又揉了揉眼,下意识寻找他爹。

  看懂崽儿在找人的晏瑜,她便捏了捏崽崽的小嫩脸,“你爹在外面给你做饭饭。”

  “啊!”晏小宝睡得粉扑扑的小嫩脸,立即挂上了傻乎乎的笑,“啊哒哒!啊哒哒……”美人爹爹果然没走!果然会一直给小宝做饭饭,开心哒哒~~

  “你呀。”起身给崽儿添衣服的晏瑜,不由轻点了点崽儿的眉心,昨晚就是这个小坏蛋,坏了她一世英明。

  而且小坏蛋身上还有孩子爹的气息,一宿都扰得她不得安宁……

  “嘻~”

  笑眯眯的晏小宝,已经幸福得找不到边了,他可终于迎来了,不用找美人爹爹,而美人爹爹会一直在他身边的日子。

  想到这里,某小就急着要滚出去。

  “人又不会飞,猴急。”穿戴好的晏瑜,这才抱起急吼吼的崽,走出了营帐,果然看到迎着晨光,在烧火做饭的某大司命。

  那样子……

  刺瞎了顾元姝的眼。

  经过半宿沉思、冷静,才终于不那么失魂落魄的顾元姝,她万万没想到,她一早过来,竟看到她奉若神祇的大司命,在烧火做饭。

  那种感觉,宛若大冬天被泼了一桶冰水,里面还带刀片。

  偏偏兴奋的晏小宝,他还再开金嗓,字正腔圆的叫道:“爹!”

  昨天还一直叫“嗲”,总叫不准的晏小宝,这一觉醒来,准头全恢复了,兴奋得他自己已经冲他爹伸出一双小肥手,一副求夸求表扬要抱抱的小模样。

  某大司命也被叫得,眉眼都晕开了轻轻浅浅的笑,“欸。”

  心里酸的晏瑜把崽抱过去,等崽被他爹接入怀,她才扫向一旁的不速之客,而魅儿早已经去赶顾元姝了,“滚开!”

  “你才滚!本少司有要事前来。”顾元姝铁青着脸,目光才从大司命身上,挪到晏瑜身上,“晏子瑜!我找你。”

  “哦?”晏瑜微含兴味的看着顾元姝。

  顾元姝深吸了一口气,才能压下满腔怒火,暂保冷静道:“不错,你昨日说,所有人都需听你号令,本少司不服!”

  “你可以走。”晏瑜淡泊应道。

  “你……”

  顾元姝又深吸了一口气,想着不能在大司命面前丢了形象,才稍稍让自己带了一丝笑,“本少司奉王命来治水,不是你说如何便如何,你想要我听你号令,也不是不行。”

  原本打算在这里停顿一下、以显权威的顾元姝,最终还是怕再次被噎的、赶紧继续说下去,“只要你能接下我的挑战!战胜我!让我心服口服,我便听你号令。”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