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墨漓书屋 > 纨绔天医 > 第281章 小鱼儿心乱了(1更)
 
  “!”

  瞬间睁眼的晏瑜便对上了!

  ……一双迤逦潋滟的紫眸。

  近在咫尺,且紫且莹,宛若缀满星辰的九天寰宇。

  令晏瑜微微一愣,她显然没想到,这个人在气息“消失”的瞬间,已逼得这么近,以至于她都没反应过来一点——她被亲了。

  色胆包天的某大司命正在亲她,这是他肖想了很久的事。

  但克制的大司命很“适可而止”,他已在人家女君眸色恢复清明的瞬间,不舍的微微直起身来,“果然,睡美人都要吻了,才能醒。”

  晏瑜眨了眨眼,仿佛平静的看着某大司命,看得后者、仍然坦坦荡荡,甚至还问,“没醒?那我再亲一下。”

  “你敢!”晏瑜真是没见过这么没脸没皮的人,可方才、方才……

  不等晏瑜细想,某大司命已朝她伸出修长如玉的手,“一起去一趟王庭,嗯?”

  “王庭?”晏瑜眸色一正,她确实想去王庭,却没想到“机会”来得这么快,“不会惊动他们?”

  “我保证。”某大司命一点都不虚,但他在看了某小后,不得不说,“小宝带不了,我先把他送到二舅哥那儿?”

  “也好。”晏瑜点头,已经起身,一袭水红色的亵衣,令她多了几分女人的妩媚,少了几分白日里的精致清冷。

  所以直到晏瑜披上对襟大袖时,某大司命才挪开眼,轻轻抱起熟睡中的崽儿,去找二舅哥了,后者自然被他惊了一把,“夜探王庭?安全么!”

  “二哥放心,若无把握,我怎敢带小鱼儿去。”

  “……那你们小心,小宝交给我。”接过小外甥的晏子韶,顺带说了一句,“也不必、那么早回来。”

  “好。”明白二舅哥内涵之意的大司命,眉眼都染上了笑意。

  晏子韶是没眼看了,“你也别太得意,你说你长得也不赖,把我爹都拿下了,小鱼儿还对你爱答不理,我都替你急。不过有一点,不许欺负小鱼儿!”

  “好。”不走心应下的大司命,已经告辞离去。

  晏子韶立即揉了揉脸,“……我真是,这都说什么呢!”虽然很想妹妹有个好归宿,但一想到从小看到大的妹妹要被人娶走,心里怎么都不得劲!烦躁!

  “活该!”幽幽而现的魅儿就表示,这个叛敌的大小姐二哥,真是没救了。

  晏子韶立即垮下脸,又看着怀里睡得美滋滋的小外甥,苦哈哈问,“不然怎么办?”

  魅儿默默看了看某只小小少爷,也不知道怎么办了,要不说那个男人心机呢?!

  最可恶的是,居然瞒过了她!偷偷潜进了大小姐的房里,她真是……

  心里有火的魅儿直接去殷王府的校场里练刀了,练得殷王府上下都能听到各种鬼哭狼嚎声,也是把人吓得根本睡不着。

  ……

  王庭。

  通过“记忆”,辨别出位置的晏瑜表示,“你准备去哪里?”

  “你想去哪儿?”容逸反问。

  “后庭。”

  “废后处?”

  “也不是,位置我大概知道。”晏瑜再次回想了一遍,才指向上一世那个铭刻有邪恶符文的地宫方向。

  而她指出的位置,让同样准备过去那一探的大司命,微微讶然,“你知道那有地宫?”

  “嗯?我猜的。”晏瑜自然不会说出真相。

  某大司命也没问,“巧了,我也打算走这地宫一趟。”

  话落间,毫不废话的大司命已揽起人儿,朝深宫探去,并最终落在了,让晏瑜微觉熟悉的地宫之内。

  因着今晚是要办事,晏瑜已经放弃让某大司命不要动手动脚了,可当她看到完全平整,并无任何邪恶符文的地宫时,她精致如画的眉,立即皱起,“不对劲。”

  “是不对劲。”某大司命虽不知道所谓的前世,但他能感知到,这地宫阴气重重,透着莫名的邪恶气味,但整座地宫却空空如也。

  “恐怕是刚被清理过。”晏瑜皱着眉,以手轻轻摁地,隐隐能感知到地宫之下,还有更邪恶的力量,但都被完好压制着,“能下去么?”

  “我试试。”容逸原地化光,似轻灵的影子,逐渐沉入地底,而后消失。

  晏瑜便在原地等候着,同时警戒的感知着四周,能发现,此地虽然空空如也,却有许多强者把手!

  但某大司命的潜入,仍然没有被察觉,哪怕他在这里面搞了很多小动作,也没人能发现他的气息。

  晏瑜知道,这并非是因为王庭的强者都是废物,只要是因为,“他的气息很独特,即便是我,都很难在他故意遮掩气息时,捕捉到他的存在。”

  若非如此,她方才、……

  忽然想到方才那个吻的晏瑜暗眸微敛,还能感知到,唇角似有清凉之意,至今不曾散去,不断缠着她。

  那种感觉……

  “小鱼儿?”

  “嗯?”

  才发现某大司命已经回来的晏瑜微僵了僵,“抱歉,走神了。”居然走神到,这个人回来了,都没察觉。

  偏偏某大司命还要在她耳边,似含笑意的说,“无妨,地宫内已被我用气息隔绝,他们察觉不了什么,不过这下头确实有点意思。”

  晏瑜不自然的侧开脸,“那你还靠这么近说话。”

  某大司命随之逼近,“因为隔音效果差。”

  晏瑜:……

  怎么说都有理!

  “走吧,我们从上面过去,下头只是一条通道。”说完便再次揽起“鱼儿”的大司命,已从地宫逐渐消逝。

  而地宫外的重重守护完全没发现,他们要防的人,早带着“小娇妻”来游了一圈,就差写上“本司命到此蜜月一游了”。

  ……

  再次现身的大司命,他出现的位置,赫然是寒思殿!

  这让立即捕捉到一缕气息的晏瑜微讶,“顾元姝?”

  “看来是她。”来之前并不知道,会“找到”顾元姝的大司命也有些惊讶,“地宫的终点,就在这座宫殿下方。”

  晏瑜便想到了前世,“进去看看。”

  “嗯。”容逸自然没意见。

  两人随后已潜入内殿,但顾元姝一无所查,她还在砸东西,“混账!本宫让你们给王上递话,你们没递?!”

  “回、回娘娘的话,奴、奴婢已经递了。”战战兢兢的宫娥都要哭了。

  晏瑜却发现!此地的轮廓,和她“上辈子”感知到的一样!可上辈子的顾元姝是宠妃,而眼下却是废后,被紧闭在冷宫里么?宠妃也住冷宫?

  “怎么了?”能察觉到怀中人儿在发怔的大司命,他已在人儿耳畔轻轻的问。

  令晏瑜只觉得耳根子一软,让她很不习惯的想退,偏偏某大司命将她揽得很稳,退是不能够的,反而有可能被他更往怀里搂。

  这让晏瑜差点要推人了,但那顾元姝却像是发现了什么,“谁!谁在窥视本宫!?”

  晏瑜不动了,她其实已经发现,眼下的顾元姝和之前大有不同,按说在失去鸡怪相助后,理当一无是处的顾元姝,眼下却像是和鸡怪融合了。

  这是让晏瑜不能理解的地方。

  某大司命这会倒是知她所想,并在她耳畔继续说,“那只鸡怪应是在她体内,留下了妖元,本意许是要逐渐侵夺她的肉身,倒成了她的机缘。”

  “你倒是了解。”晏瑜睨了越靠越近的人一眼,以眼神警告他别再靠近了!

  某大司命很无辜,就这么默默看着未过门的媳妇儿。

  晏瑜不理他,已将目光头回顾元姝身上,而顾元姝虽然隐有感知,却根本无法察觉到,隐于虚空与现世间的晏瑜二人。

  这种隐匿手段,自然来自某大司命,让晏瑜再次不服都不行,哪怕是她,也无法比他隐匿得更好,至少眼下不能。

  不过……

  晏瑜已能基本能确定,眼下的顾元姝,恐怕才是上一世那个最终受益者,并非她以为的九头鸡怪才是祸首,这个恐怕才是。

  “前一世,这顾元姝或许也是在机缘巧合下,反噬了鸡怪的妖元,而非我此前认为的,鸡怪掌控了顾元姝。”心有推断的晏瑜,眸中逐渐有了杀意!

  只是她这缕杀念才起!一道宣唱声已传响而来,“王上驾到——”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