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墨漓书屋 > 纨绔天医 > 第362章 天授神子!爆死你丫的!3更清票啦
 
  学宫立即从幻影状态,被踩回真实状态!

  “不好!”

  陆明和宋晨方等老教长脸色大变,都能从巨化的元康帝身上,感应到远远超出至尊传奇境的力量!这说明元康帝的修为恐怕已超越祭酒先生。

  若是如此……

  不等陆明等人细想后续。

  “剑!”

  盘坐于空的侍剑老者,他已开始祭剑。

  以君岸垣为首的君子宗长老、执事和弟子,也都凌空盘坐在侍剑老者的身边,并将他们的剑意,凝聚于神。

  “……”

  一柄逐渐成型的剑,也在君子宗上下集结剑意的过程中,慢慢凝实、不断巨化,隐透出睥睨天阙之势。

  同一时刻……

  “君子宗,修君子剑;君子剑,聚浩然正气,宁折勿弯,宁荡扫诸天邪魔祟不求全,是为君子剑诣。”

  由君岸天诵出的君子宗必修剑诣,已被他逐字诵出,而他每诵一字,曾经对着剑冢宣誓的君子宗上下,自有浩然心气!涌入那睨然巨剑。

  每一位君子宗内门弟子、执事、长老,都是站在剑冢前,立誓此志,获得剑冢认可,心怀浩然正气的弟子。

  所以……

  “嗡!”

  巨剑得以飞速凝实。

  “嗡!”

  远在幽都南郊的君子宗内,剑冢齐鸣!

  无数剑气!悉数聚空震出,与铭记剑诣的君子宗上下之心,齐齐而发,齐齐凝聚,齐齐冲空出鞘!

  “杀!”

  侍剑老者挥空飞出剑,剑遁虚空,直刺向巨化的元康帝。

  “呵。”冷笑一声的元康帝却怡然不惧,拂袖就朝那巨剑一掌击去,“雕虫小技,给孤臣服,下来!”

  “噗!”嘴角瞬间溢血的侍剑老者,能清晰体会到!元康帝的修为已经远超传奇境,极有可能达到了传说中的渡劫飞升境,就差九天规则洗炼,即可登天成神了。

  这样的元康帝,确实近乎无敌!

  但是——

  “杀!”

  目露锐光的侍剑老者,已爆发出至强剑意!无惧元康帝之强,死命推进巨剑,势要将这位不顾苍生存亡的暴君推翻!

  “嗡!”

  被踩实的学宫空灵境,也在同时同刻,再次虚幻起来,伊尹的声音,再次发空散世,“聚我中原浩浩正气,起!”

  “休想!”

  元康帝戾眸一凝,要将学宫再次踩下。

  然而——

  “杀!”

  吐血推进巨剑的侍剑老者,血祭天剑!再次推进巨剑,凭借勇往直前的剑意,坚定不移的朝元康帝推进。

  把巨化的元康帝都推进得身形微微一颤,但也激怒了他,让他怒目登视向侍剑老者,“老匹夫找死!孤便送你先死!”

  此声一落……

  “轰!”

  强横的血金色腥光!瞬从元康帝掌心爆碾向侍剑老者。

  “噗!”

  “哇!”

  侍剑老者和君岸天等人纷纷吐血。

  但也就在同时——

  “嗡!”

  整个学宫已再次幻化,眼看就要彻底消失了!

  “休想!”

  元康帝怒然要踩!

  侍剑老者目露决然,显然是要发起绝地反击了!

  然而——

  “君子宗,修君子剑;君子剑,聚浩然正气,宁折勿弯,宁荡扫诸天邪魔祟不求全,是为君子剑诣。”

  自幽都!从君子宗山门内,随剑冢剑意直达而来的!君子宗上下剑心,已纷纷集来,纵使相隔千万里,剑心同在!剑诣同存。

  “嗡!”

  由侍剑老者主导的巨剑瞬间膨胀!集君子宗全宗力量,全宗信仰,终将巨化的元康帝刺退了一步。

  而这一步,足够了。

  “走!”

  苍渺发声的伊尹带起了学宫上下近万人!直接遁出王都,化入虚空,瞬移向幽都,落去君子宗方位。

  “混账!休想!放肆!”暴怒的元康帝朝虚空一抓,显然想抓回学宫这块肥肉。

  只可惜……

  伊尹不会给他这个机会,学宫上下教员和学子们,也不会给他这个机会,无数尊传奇兽灵纷纷出空。

  “吼!”

  狂横的狂吼,全部化成最终一爆!

  “噗!”

  无数自爆了传奇兽灵的学宫召灵师们,尽管纷纷重伤吐血了,可他们也成功了,整个学宫所在的空灵境已彻底遁离。

  只一瞬息间——

  “嗡!”

  学宫已从帝丘王都,也从空间夹层内,“落户”幽都,回到现世,脱离桎梏,不再被那无数血藤不断蚕食了。

  “赢了!”

  吐血的陆明等人,都觉得一切值得!哪怕在自爆了传奇兽灵后,他们可能再也无法召来传奇兽灵了。

  可是一切都值得,至少他们出来了!只可惜了王都还有数千万计的百姓,也不知道他们如何了,以元康帝的疯劲,只怕下场都不好。

  但学宫能力有限,能自保而出已是拼尽了全力,王都的百姓们……

  “但愿没有修为的他们能躲过一劫。”宋晨方只能这么说了。

  只是……

  还没来得及吞服丹药疗伤的众人,很快发现!情况并不像他们想象的那么美好,因为元康帝追来了。

  “呵!”来自元康帝的残酷冷笑声,已自北追来,“你们以为跑来幽都就没事了?”

  直接巨化而来的元康帝,他已现身在幽都上空,浑身都散发出了血金色的戾光!把幽都城内的平民都吓得纷纷匍匐跪地。

  这下子……

  “完了!”殷寻翼脸色都白了,“守城将领怎么回事?在王都有变时,他们就该将普通百姓保护好,怎能让他们还在大街上浪荡?”

  君岸天的脸色也很不好,不过他倒是想到了一点,“只怕旁人根本察觉不到王都有变,我等此前也是中计得毫无征兆,不是么?”

  “那现在怎么办?”君岸垣就想知道,眼下这尊魔帝都追来了,他们咋整,他们好像已经用完所有后招了啊!

  “不必惊慌。”来自伊尹的声音,却平静的安抚着众人,有他升空成形于学宫之上的虚影,也已和元康帝对峙相视。

  理直气壮的元康帝却残酷发话道,“伊尹!识趣的莫要抵抗,你等作为孤的子民,理当为孤的伟业奉献!孤要尔等亡,尔等理当献祭!”

  “如你这等君王,不配获得效忠,即此刻起,老朽伊尹,学宫上下,效忠幽都王。”伊尹平静陈述。

  元康帝震怒,“老匹夫!你恐怕早就暗投了殷寻翼那逆贼,也好,孤今日就亲手除了你这逆臣!受死。”

  话落间,已一掌拍出的元康帝,携出了风云变换,山崩地裂的戾势,整个苍穹都色变了!可见他这一掌有多恐怖。

  伊尹却怡然不惧的看着他,但他也没还手,只是平静的凝视着,这位俨然疯狂的帝王,目露悲悯。

  如此眼神,成功将元康帝激怒得更甚,“你什么眼神!找死!”

  “轰隆隆”的掌风旋即爆碾向伊尹虚影,也是爆碾向学宫,更是暴碾向幽都上下,毫无留情,狂暴至极!

  只可惜……

  “嗡!”

  在幽都城上空,一副山海卷已幽然显露。

  这枚山海卷印记,自幽都那一战以来,一直都没散去,它在!幽都境内,邪祟但出,它则必现!

  如今,魔化的元康帝带着满身血腥,无尽邪气追杀学宫而来,自然将它刺激苏醒了,它也不会跟邪魔鬼祟讲道理,出现就是一个镇!

  “!”

  古老、神秘的山海力量!兜头就罩向了元康帝,直接将他爆发出来的攻击全部碾散,这还不算……

  “轰!”

  强横的山海卷斩妖除魔气息,还强势的碾向元康帝!

  这下子……

  “活该!”

  “女君给力!”

  “爆死这丫的!”

  来自殷寻翼和某大毛的欢呼,已经带动了其他“围观”者。

  人们纷纷激动盯着上空,才知道伊祭酒带着学宫来幽都,恐怕就是冲着这山海卷而来的!太好了!

  然而——

  “滚!”

  咆哮出空的元康帝却祭出了一枚暗紫色的圆珠,后者一出,山海卷的气息迅速退散,因为那珠子里,有元初女君的气息。

  这下子……

  “怎么回事?”殷寻翼有点懵。

  元康帝则爆狂大笑出声,“哈哈哈!尔等以为这玩意能镇压孤?呵!孤乃天授神子,大夏之王,孤要你等死,你等必死无疑!受死吧!”

  周身喷播出血金狂光的元康帝,直接吞噬向学宫!眼看就要将伊尹所化的虚影摧毁了,但也就在这千钧一发间……

  “本君要你死!你才必死无疑!”一道曼妙如歌,气象万千的怒斥!已从南堕来,落在幽都上空,“山海镇压!”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