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墨漓书屋 > 纨绔天医 > 后记终:回须弥(三更合一)
 
  细看之下……

  在这四泓巨光中,似还有兽影浮动?

  如此景象——

  自然让镇守卫在什刹海上的奇美拉特别不安,“不是真有幺蛾子吧!”

  “恐怕是。”小精灵龙眸色凝重。

  而小精灵龙此刻的担心,其实也是天界诸神的担心。

  毕竟在诸神的眼中,无极天已然消失,所以谁都看不到——无极天其实并没有消失,而是在什刹海上空、与刚出现不久的古山古海进行着融合。

  是以,在诸神和魔族上下看来,眼下突然出现的四泓巨光,明显是在强行“注入”古山古海,仿佛要撕碎正在逐渐清晰起来的这片古老山海。

  最最重要的是——

  在此之前,还出现了那样不详的天象!

  “到底怎么回事?”

  “难道九天终难逃一劫吧!?”

  “不会吧……”

  有些惶惶不安的诸神,神色都无比凝重!

  若非刚经历过一遭大变,诸神可能都稳不住了……

  可天帝、元始天尊,乃至各方天王均一直不曾露面的情况,又让勉强撑着的诸神、彻底动摇起来。

  但这个时候的天帝他们,着实无法出来安抚诸神,毕竟他们自己所受到的惊震,远不比诸神来得少。。

  尤其是山海群部!

  因为它们都感受到了,来自四泓巨光的绝顶压制。

  这让它们本能心生出不妙的预感,都觉得这些光恐怕来者不善啊!

  然而——

  就在群兽警惕,诸神忌惮至极时。

  “嗡!”

  四泓巨光却散去了压制气息,并和缓如春光般的铺向了晏瑜。

  “啊?”

  被四色彩芒铺到眼前的晏小宝还很好奇的、摸了摸眼前的光。

  结果……

  彩芒已化作四缕柔光,分别缠上了某小的嫩手手,及至他的小身体、小嫩脸、小光头,宛若羽抚。

  整得人家晏小宝已经痒痒的“嘻嘻”笑出,“痒~娘,叫、不摸~”

  晏瑜倒是想“叫”,问题是她也在遭遇类似的待遇,只不过她身上的四道彩光,只是分别缠在她手腕上,但也让她有种手被什么轻挠了挠之感……

  而忽然被彩芒整个儿托了起来的晏小宝,他就忍不住的“咔咔”大笑起来了,不过他还不忘问他娘亲,“什么啊!”

  “不知。”晏瑜知道崽儿是在问她,这些光具体是什么,怎么能抱他?可她也并不知道。

  不过晏瑜本能推断,这些光应该和她夫君有关。

  事实自然正是如此,毕竟某大司命虽仍在沉睡,可他已经和须弥山“取得”了联系。

  眼下出现在这里的彩芒,其实就是被他“勾动”而来的!源自他父亲的四象神芒。

  是以,四象神芒的出现,显然是来接引他、他这一家,回家。

  小白喵因而已从某小怀里钻了出来的,揉了揉睡眼惺忪的碧眼,“喵?”

  就连九婴,它都从山海部中窜了出来,“小主人吗?”

  “喵!”小白喵立即清醒过来的瞪大了喵眼,“喵喵喵!……”小墨墨!是小墨墨的气息嗷~所以小墨墨终于来接小逸儿三口子回家了啦?

  嗷嗷~

  小白喵立即兴奋了起来,小爪子忍不住挠了挠自己的喵脸,“喵喵!……”太好啦!要回去啦!马上要四代同堂了嗷~

  九婴也挺高兴的!它已经确定,这确实是四象神息,来自它的小主人——容墨!这就说明,真的要回去了嘤!

  而这它们俩的反应,倒是让原本挺紧绷的天帝等神,都稍稍松了口气的判断出,“来者”并非不善。

  西王母还直接问了,“九爷爷,快给我们说说!这都怎么回事?”

  九婴倒也没卖关子,“这些光是逸儿他爹的神力,不是什么强敌,你们放心!如果我没猜错,小主人应该是来接逸儿一家回去的。”

  “小主人?”天帝抽了抽眉,“还有大主人?”

  “有啊!”九婴一想起那个杀千刀的主人,本能有点蔫怂蔫怂的,“就是逸儿的奶奶,又凶又毒又狠辣!”

  “啥?”殷流风立即挤上前来,“又凶又毒又狠辣!?”那是不是会对君上不好?是个恶毒难缠的祖婆婆!?

  这……

  殷流风忽然想劝君上留下来!别回去!省得被夫家人苛待了。

  不光他有这想法,天帝甚至脱口而出了,“师尊,徒儿看您要不还是别走?”他根本无法想象没了修为的师尊,回头去到白莲花师公家,会被苛待成什么样!

  “对啊!”同样挤跟在殷流风身侧的二毛,脑海里都有画面了,“大小姐你这脾气肯定是学不来卑躬屈膝侍奉恶毒祖婆婆,如今修为又没了,还没神力护体,岂不是要被磋磨成蔫白菜?”

  本来没多想的西王母一听,马上也跟着慌了!

  小白喵就特别捉急的“喵喵喵”起来表示,“不是这样的!小汐儿才不会磋磨小鱼儿,小汐儿肯定会很喜欢小鱼儿的嗷!不要听九婴这个混账乱说啊喵!”

  可惜……

  没谁听得懂喵语。

  所以——

  天帝都伸手要去拉晏瑜了。

  晏青的手也同时伸出了!

  然而谁的手都没法接近晏瑜,可把大家伙都急坏了!

  晏瑜自己却笑了,“我不怕。”

  “不是……”晏青就要苦口婆心的说道起来了,连晏子韶都准备坚定不移的劝小妹留下,可别真去了别人家地头被磋磨,却没人能给小妹撑腰。

  但发现自己似乎说错话的九婴已经赶紧表示,“不是!你们别误会,逸儿奶奶是凶狠毒辣没错,不过她肯定会对小鱼儿好的!真的!”

  “骗鬼呢!”西王母坚决不信,“你可是她的仆从,你都这么评价她了,那她能好到哪里去?你休想把我们君上诓进火坑!”

  “不是……”九婴九个脑壳有点大,“我这么评价主人,那是因为主人……”确实是这样的人!但是——

  “主人只是对外人这样!对自家人从来好得很!从前我没被收服的时候,就被她拾掇得不要不要的,所以印象深刻!本能脱口而出嘛!你们真别误会!”不然主人知道了,一定会打死我的!

  九婴一想到……

  假如因为它的无心之语!

  导致逸儿带不回媳妇儿!

  那它回去后肯定、一定、必然、绝对是要挨揍的嘤!

  而它那凶残主人的揍,可是真的痛啊!

  九婴表示一点不想被揍的继续解释,“真的!不信你们问小白。”

  “喵!”小白喵赶紧连连点头,还“喵喵喵”的连续表示,“小汐儿肯定会对小鱼儿很好、很好的嗷~”

  “我相信。”晏瑜在小白喵一阵喵完之后,笃定道出,“我相信祖婆婆会对我好的。”

  “你又没见过……”晏青还是不能安心!就想劝女儿先别慌着离开,并打算让女婿先把女婿家的长辈都先请来九天,让他先过过眼!

  但晏青的话被,晏瑜打断了,“我虽然没见过,但我相信夫君。”

  “你……”晏青顿时语噎,女婿对女儿的好,他自然深信不疑,可是——

  打算重新组织语言再劝劝女儿的晏青,他这话还没组织好,就听到动静较大的开门声了。

  原本只是被某小打开一点点的、晏瑜的寝殿殿门,已经被全部打开,而后……

  一袭白衣的容逸,出现了。

  不知何时醒来的他,出来了。

  所有的目光自然都下意识聚集向了他!

  晏青更是本能要上前和这个终于露面的女婿说道说道!

  然而——

  从殿内一步跨出的容逸,他谁都没看!他在定定看着媳妇儿的同时,已抬起明显在颤抖的、修长的玉手、抚向媳妇儿的白发。

  不用问……

  也知道媳妇儿做了什么、又为何这么做的容逸,他自然是心疼至极。

  但抬手握住自家夫君修手的晏瑜,已凶凶说道,“你独自决定做下的事,我没追究你,你现在也不许说我。”

  容逸:“……”他倒不怕被追究,可是……

  他何尝舍不得说媳妇儿什么,说什么呢?

  媳妇儿这么做为了什么,他门儿清!又怎么舍得说她呢。

  他只是……

  他……

  罢了。

  原本想说不必如此的容逸,在媳妇儿又凶又软的眼神下,终究是什么都说不出来。

  他只能握住媳妇儿的颈、揽上她的细腰,将她紧抱入怀,道:“不说。”只需做,他必会将媳妇儿失去的、都给补回来!全部都补回来。

  她散去的神力、修为,一切!

  他不会让她有家回不得!绝不会。

  而被紧紧抱住的晏瑜,她也搂上她夫君的肩背,很轻但很坚定的说,“我相信,日后的我会比从前的我更好、更强大,九天亦然。”

  闻言、将人儿抱得更紧的容逸,他什么都没说,只亲吻着媳妇儿已完全白掉的发丝,气息微重。

  晏瑜就轻抚着他的背,“你不信?”

  “信。”容逸当然信,因为……

  他的小鱼儿,一直都是最聪明的小鱼儿。

  以她的悟性,哪怕是用最平凡的身体,也能走出非凡的路。

  更何况……

  细细感知着媳妇儿身体状况的容逸,他又亲了亲人儿的发,心里的疼虽还没散去,却涌起了更多的骄傲,毕竟——

  “为夫的小鱼儿虽散去了修为,体质反而更胜一筹,是怎么做到的?”容逸骄傲又好奇,真的很好奇了!

  此时此刻的他能清晰的感知到,媳妇儿的体质变了!变得十分玄妙,让他都无法确切的肯定,媳妇儿而今是什么体质。

  但有一点容逸很肯定!那就是媳妇儿的体质变好了。

  因为她的一呼一吸虽不再蕴合九天秩序,却在不动声色的契合着——须弥神息。

  哪怕他此刻已不再散出须弥神力,哪怕崽儿也没再催动天赋神力,她仍然能若有似无的、和隐秘存在于九天的须弥神力暗暗契合。

  这只能说明……

  媳妇儿的体质!在升华。

  毕竟须弥神力是九天中最深层次,乃至九天寰宇“自身”可能都不知道,“自己”体内竟存在有这种神渺之力。

  毕竟……

  九天、亚特兰、北部寰宇,这三大已经连横在一起的寰宇,其实乃是衍生自须弥界的平行时空。

  即,从严格意义上来说,此间和须弥界不存在直接关联,但却有一定的“映射”关系,甚至可以说——

  九天也算是从须弥界衍生出去的一界,否则他也不会来这儿历劫。

  不过……

  紧抱着媳妇儿的容逸相信,他爹和他爷爷恐怕都想不到,他会来这儿历劫,恐怕此前都找疯了吧。

  已经在沉睡中找到回家路的容逸,自然也摸清楚了九天和须弥界的关联,所以他此刻是既心疼媳妇儿,又为媳妇儿感到骄傲!

  但是——

  晏瑜自己没明白,“什么意思?”

  当然了,终于不再当透明人的晏青、天帝等,也都跟着问了,“对啊!对啊!女婿(师公、君后),你这话啥意思?”

  七嘴八舌问起来、但问的都差不多的大家伙很急切的想知道——“体质反而更胜一筹”到底什么意思?

  虽然字面上的意思大家都懂!可是都纳闷啊!

  毕竟眼下的晏瑜在大家看来,也就是个平凡的人族女子,真的没有一丝丝的特别之处!真的!一丝丝都没有。

  晏瑜自己也是这么觉得……

  不过,微怔了一下的她,很快有了些许猜想,“难道是因为我在自散修为时,留出了那份气机的缘故?”

  晏瑜所说的那份气机,自然是指她从夫君和崽儿身上悟来的,那份比较玄秘的力量,她自觉这份力量和九天无关,也不会影响她离开九天,是以没有散去。

  当然了,也是因为有这份“底蕴”,晏瑜才敢自散神力和修为,否则她自知、她会连自己的命都保不住。

  不过在散去所有神力和修为后,晏瑜原本是以为,自己多少会保留点“能力”,毕竟那份气机并不寻常。

  但是——

  等她做完一切后,她才发现自己已经成了凡人,寿元也不长。

  说实话,最最开始,她自己有心慌了一下下。

  那种忽然变成废人的感觉,真的还挺不好受。

  若非她重生那会、其实也跟废人差不多,她可能没法这么快坦然接受一切。

  只是现在看来……

  一切似乎和她想的不一样?

  这让晏瑜立即抬头看向她夫君,“我眼下不仅仅是个凡人?”

  “自然不是。”容逸肯定回应间,已将握着媳妇儿后颈的手,挪到媳妇儿的耳侧,将她精致的侧脸掌在手心中。

  而后,他才仔细道来,“你现在的体质自带更古老的神律,具体如何虽还要看,但可以肯定的是、你日后的成就不会比从前弱,只会更强。”

  “和夫君一样吗?”晏瑜立即追问!

  “不一样。”容逸摇头,“但同源吧,应该。”

  晏瑜便笑了,“自然同源,我是从夫君和小宝身上领悟的这份气机,最后也只保留了这份气机,但我自己现在感知不到它了。”

  “不急,等我们离开这里,回到‘正常’时空,你自然能更清晰感知到,也能由此生出属于你自己的感悟。”容逸解释间,再次将媳妇儿紧紧抱住。

  起初,他还以为接下来他要开始教媳妇儿了,好将她一步步带入须弥界,没曾想师父到底是没当成。

  他的小鱼儿啊,自己有自己的“路”,他只需要点醒她,属于媳妇儿的道,自会由她自己去领悟形成。

  不过……

  总算抬眸看向岳父的容逸,他微抿了抿唇,后知后觉的发现,他已经怠慢岳父岳母和大舅哥们很久了。

  而终于接到女婿视线的晏青,他已经在叉腰瞪眼了,“臭小子!你眼里可算还有我这个岳父了?”

  “对不住。”容逸老实认错。

  晏青倒没再说啥,毕竟他将心比心的想了一下,如果他乍一眼看到爱妻白发,肯定也不会将旁者看在眼里,根本无法顾及!

  所以晏青也就吐槽了那么一句,就直接进正题的问,“所以小鱼儿眼下的情况,没有看起来这么糟糕,是吗?”

  “嗯。”容逸颔首。

  得到肯定的晏青更放心了一些,才要接着问……

  天帝却忍不住了,“不是,等一下,你们看看我宝哥,他咋了?”确定师尊不会有事的他,眼下就对被彩光团成“球”的小宝爷更感兴趣了!

  大家伙这才留意到,某小不知何时已被彩光团成一团,似乎还睡过去了?难怪方才不见他出来“插足”他爹和他娘。

  “无妨。”抬手将彩光连并崽儿、都团入怀的容逸,他知道这只是崽儿和四象神力共鸣之故,毕竟崽儿体内也有四象神能。

  只不过……

  容逸再次看向晏青,逐一道:“岳父,岳母、大舅哥,二舅哥,我们恐怕不能久留。”

  “这就要走?”晏瑜微微惊讶,已经从夫君怀里退了出来,但仍被她夫君搂着腰肢、轻揽在身侧。

  晏青更是楞了好一会,“这么快?”

  “不能再回一下苍梧之类的?”晏子韶也有些接受不了。

  晏子烨却很冷静的点明,“以小鱼儿的情况,恐怕是早点离开的好。”

  张云梦也觉得如此,“对,小鱼儿在九天多呆,只会平白流逝青春,不若早些离开,稳住寿元。”

  提到寿元……

  少昊立即赶人,“既然如此,君后你就赶紧带君上离开!但有一条,您那位奶奶若是欺负了君上,您必须站在君上这边呵护她,否则只要有一丝丝的机会,我们绝不会放过你!”

  “对!”

  “对!……”山海群部纷纷附和!

  魅儿则赶紧挤出来,“大小姐带上属下!”

  “不可。”容逸摇头。

  魅儿当时就炸了,“去昆仑时代,属下都能去!这次怎么不能跟?!姑爷你……”

  “魅儿。”晏瑜打断了魅儿的话,“听话,你留在九天,帮我看着家里,我才放心。”

  “可是——”

  “你和九天的牵扯比西西都重,上次能去昆仑是因为那也是九天,而这一次真的不同了,所以、听话,留下来,暂且帮我照顾爹娘,等我回来。”晏瑜说话间,已抬手拍了拍魅儿的肩膀。

  魅儿虽有千万担心和不舍!也只能在晏瑜的要求下,退到晏青身边。

  晏瑜便也看向了晏青,“爹放心,女儿不是一去不回。”

  晏青这次倒是很爽快,眼都没红,“爹放心!爹等着!”

  “娘也等着。”

  “大哥(二哥)也等着!”

  张云梦和晏子烨兄弟俩也都爽利诀别了。

  天帝几个见此,自然也不好再黏糊下去,都齐齐表示,“(师尊)君上放心!我们都会安生等着!”

  晏瑜见家人和老部下们都挺坚强,真的松了一口气,并转眸看向她夫君,“走吧?”赶紧的!趁这些家伙都不哭!

  容逸:“……”他在媳妇儿眼里看出了迫切……

  于是,人家大司命自然没有让媳妇儿失望,他当即散出神渺的白芒,拢住了怀里的媳妇儿和崽,并朝岳父一家告辞道,“岳父、岳母、两位舅兄放心,我容逸,必会护小鱼儿安逸、周全。”

  “记住你的话!”晏青立即沉声道出!

  容逸也再次郑重颔首了。

  与此同时——

  容逸、包括被他怀里的晏瑜娘俩,都在变淡了!

  “喵!”小白喵就赶紧抓了抓九婴的催了!

  九婴当时就带着小白喵,闪向人家大司命袖中。

  紧接着——

  “嗡!”

  早已凝聚下来的四象神芒,再次绽放出绝顶震慑力。

  山海群兽差点被压制得喘不过气来!

  但这种感觉旋即消散……

  随之消散的、还有晏瑜一家子。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