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墨漓书屋 > 纨绔天医 > 番外19:见亲家大团圆!嫁皮皮(二更合一)
 
  原本还挺介意的容逸见此,嘴角立即往上翘了翘,紫玉般的眸已漾出潋滟的波光,只觉得媳妇儿煞是可爱!

  “噗!”叶千璃也觉得儿媳妇的反应好可爱,居然跟小孙孙一模一样!当下更是喜欢得又亲了一口,“猜猜我是谁?”

  晏瑜:?

  她真的还没反应过来。

  所以她只是本能的朝问她话的女子侧头看去,入目的就是一双宛若琉璃珠的深褐色明眸,其内盈满亲昵的笑意,又带有几分调皮,灵动极了。

  就这……

  晏瑜大胆的猜测道,“夫君姐姐?”

  “噗!”叶千璃又憋不住的笑出声来了,当时就又亲了儿媳妇一口,“嘴真甜!”

  “那我呢?”将孙媳妇的脸轻掰过来的云芷汐,她就很期待的看着这个傻乎乎的孙媳妇,“我呢我呢?”

  晏瑜这回对上的是一双热烈、期待,又蕴有几分天然慵懒的妩媚美眸,就、就猜,“娘亲?”

  云芷汐不服气,“为什么不是姐姐?”

  “……就、娘亲比较妩媚热烈,有成熟女子的慵懒风情;姐姐比较活泼灵动,有少女的轻灵秀致。”晏瑜老老实实回答,主要是脑子还有点懵。

  虽说晏女君本人已经见过了很多大场面,但是她还真的是第一次!一睁眼就被两个美人左搂又抱,还被左右狂亲。

  这个……

  真没经历过。

  从前亲过她的人,也就她夫君和崽。。

  所以此时此刻的晏女君真的有点懵。

  云芷汐呢,她就笑眯眯的也多亲了孙媳妇一口,“虽然猜错了,但是嘴确实甜,奖励一个亲亲。”

  又双叒被亲的晏瑜就、就问,“所以,也是姐姐?”

  “哈哈哈……”云芷汐这就大笑出声了,“不是,我是奶奶。”

  晏瑜瞪大精致的美眸,不可置信:“汐奶奶?”和她想象的也太不一样了!

  虽然吧,大家都是修炼中人,皮囊保持年轻没问题,但是这位奶奶未免太活力四射?

  晏瑜自觉比奶奶还老。

  这就有点尴尬了……

  然而,更让她直冒黑线的是,另一边的小美人告诉她,“我才是你娘亲!”

  晏瑜:?

  奶奶年轻就罢了。

  娘亲这么少女的吗?

  晏瑜真的觉得,自己真的才是年纪最大的。

  当时就陷入深思的晏瑜,她看起来确实“傻乎乎”的。

  云芷汐就琢磨着,她这个孙媳妇怕不是被逸儿骗来吧!这么乖,这么老实,主要是还这么漂亮,她就没见过五官这么精致的小美人!难怪招逸儿喜欢,逸儿这熊孩子最最最颜控。

  哇!

  如果她有个长得这么精致的曾孙女就好了!一定比画还好看,尤其是性格肯定也随娘,必然乖乖软软。

  “嘶!”感觉自己可能掉了口水的云芷汐、下意识咽了一口口水,手则忍不住的摸了摸孙媳妇的五官,“媳妇你看,小鱼儿这五官,可长得比我们精致太多了。”

  “我早研究过了,这就是黄金比例!婆婆你看着小嘴,多一分太厚少一分太薄,还有这嘴和这鼻子的间距,这鼻子的挺拔度,这眉眼距离,这两眼剧烈,……都是黄金比例!绝对的!”

  “对对对!吊打各大选美冠军。”

  “那还不止,什么赫本、戴安娜,那都是远远不如,这精致、这气质、这皮肤,婆婆!我有点羡慕逸儿,您当年咋不生我?”

  “……想把煌煌踹了。”

  “那不行,婆婆你悠着点,别吓到我儿媳妇,看她都不说话了。”叶千璃赶紧挥开婆婆不正经的手,“婆婆你找公公去,别对我儿媳妇下手。”

  “我……”云芷汐本来想说“我不”,然而某煌已经看不下去了,这会正将她拦腰拎起来,“汐儿,你方才说什么?”

  瞬间打了个激灵的云芷汐赶紧装傻,“啥?我啥也没说,我就说孙媳妇好看,难道你不觉得好看吗?”

  挑了挑长眉的容煌深觉这是一道送命题,当时就应道,“为夫眼里,汐儿最好看。”

  云芷汐:?

  倒也不必如此警醒……

  但是还是觉得心里甜甜的!

  可这样一来,她就不好反咬一口了。

  那就、只能装傻到底了,“煌煌真好!”

  容煌轻轻一嗤,神态高渺。

  云芷汐就怂了,已经摸了摸耳朵的站直起来,不敢再造次。

  而在在云芷汐被拎的同时,人家墨太子也出手了!不过他是先扫了他的小小豹子一眼。

  容逸心领神会,已经上前将媳妇儿从娘亲怀里拉出来,“娘你差不多可以了,这毕竟是我媳妇儿。”

  “那还是我儿媳妇呢!”叶千璃想抢来着!

  然而,她家殿下已经在身侧问道,“那璃儿觉得为夫好看,还是我们的儿媳妇好看?”

  叶千璃:?

  这怕不是一道送命题?

  殿下难道连儿媳妇的醋也吃?

  “嗯?”没得到立即回答的傲娇墨太子,当时就挑了挑音,一声“嗯”百转千回、荡气回肠,把叶千璃的心都狂震了一把!

  容逸倒是体贴娘亲的接了话,“爹,你这话问得不好,男女之美自是不同。”

  “对!对对。”叶千璃笑眯眯应下来,正要继续抢儿媳妇。

  人家墨太子自然不许,已经将她揽在身侧,“那你说羡慕逸儿是怎么回事?”

  叶千璃这就确定,她家殿下果然在吃醋!还是吃儿媳妇的醋,当时就白了他一眼,示意他“差不多可以了,别丢人,都是当爷爷的人了!”

  容墨呢,他倒是也没打算现在就算账,自是“从善如流”的转眸看向儿媳妇,“鱼儿辛苦了,我们逸儿脾气不好,承蒙鱼儿不嫌弃。”

  晏瑜其实还是懵的!因为这个爹和方才的爷爷,也太像她夫君了吧!不过考虑到自己的崽和夫君也是相似度极高,倒也能接受。

  至于这问题,晏瑜都不用考虑,当时就脱口而出的应道,“爹爹客气了,是夫君待我极好,承蒙夫君护我爱我。”

  容墨因着这一声“爹爹”,眉目愈发亲和了几分,“别拘谨,逸儿若是欺负你了,找你娘亲说,爹饶不了他。”

  晏瑜:?

  这莫不是我亲爹?

  然而——

  人家容煌也发话了,“这话不错,逸儿若是待你不好,我们都会揍他。”

  连连点头云芷汐乖巧附和,“对对对!必须的!”

  叶千璃则是再次伸出了“魔爪”,拉住了儿媳妇的小手儿,保证道:“所以小鱼儿别怕,在我们容家,女人最大。”

  晏瑜:……

  怔了好一会的她,终于在一双双亲善的眸光下,彻底明白过来了!

  原来,这就是夫君时常挂念的家人,和睦、友善,温暖、热情。

  当下,晏瑜也笑应了下来,“好,小鱼儿记住了,谢谢爹娘、煌爷爷、汐奶奶。”

  “谢什么!都是一家人,理当如此。”叶千璃伸手想捏捏儿媳妇精致的脸,可惜手被她家殿下拽着揽回来了。

  晏瑜脸上的笑容更大了,不过她还是退了一步的,朝容墨和容煌躬身一拜,“此前,多谢爹爹和煌爷爷相助。”

  晏瑜能感知得出,在她将九天拉来此界时,得了夫君爹爹和祖父的相助,让她受益匪浅,省了很多心力不说,更不必走任何弯路。

  容墨自然不需要她谢,“你娘亲有句话说得对,一家人理当如此,不必客气。”

  容煌也颔首表示:确实无需道谢。

  晏瑜再次笑应了下来,也大大方方的邀约道,“若是方便,爹娘和煌爷爷、汐奶奶不妨一起到我出生长大的九天看看?我爹娘和两位兄长都在。”

  “哦?”容煌有几分意外,“你有爹娘?”

  “是。”提到家人的晏瑜微眯起一双美眸,心底已泛起思亲之情。

  容煌这就真的很意外了,因为他能感知得出,他这个孙媳妇的性质,应该和他差不多,但他可是天生天长,并无父母。

  倒是已经明白他疑惑的容逸,当即从旁解释了自己媳妇儿的经历。

  容煌这才知道,原来是重生的父母,不过他也没有,他自堕轮回后也是天生天长,但他并未分魂倒是真。

  “择日不如撞日,现在就去吧!”云芷汐想搞点事,好让小心眼的丈夫把那句话忘掉!当即还改了主意的说,“正好,也不必在须弥山办小宝的抓周宴了,到亲家那儿去办就好。”

  云芷汐这话说完,也不等丈夫拍板,赶紧就叫道,“小四!”

  应声的容临有些无奈,“娘亲呼唤的小四不在服务状态。”

  云芷汐回头一看,就看到了正睡得昏天暗地的容小四,当下皱眉道:“把人叫醒,都是当长辈的人了,还不快快过来见见你们侄媳妇?”

  容临无奈,他没第一时间过去,不就是一直在叫容小四么!可惜叫不醒。

  云芷汐说完也明白过来的知道,小美人叫不醒小懒包,只好亲自上阵。

  容逸这才适时的、跟媳妇儿介绍道,“睡着的是我小叔,另一位是我三叔。”

  晏瑜点点头,自是不好让两位叔叔来见她,已经拉着夫君、跟着年轻的祖母一起走过去了,动作十分自然。

  叶千璃瞧着,明眸已弯了弯,她还以为儿媳妇是个害羞的,眼下看来,对逸儿倒也是情不自禁得很。

  叶千璃琢磨着吧,儿砸能让矜持、老实的儿媳妇这般主动,可见是极得喜欢,夫妻感情定也是极好的。

  本来吧,叶千璃还有点儿担心,因为她自觉儿砸不是个会主动的人,儿媳妇呢,瞧着也不是个会主动的人,就怕小两口虽互相深爱,相处起来的状态却不是很好。

  现在看来,是她多想了。

  只要感情深,都性格内向不是啥事!

  不过……

  眼瞅着怀中小豹子,竟还一个劲盯着儿媳妇看的容墨,他就不满了,并趁四下无人看来,暗搓搓掐了这只“目中无人”的母豹子一脸,“看什么?”

  “嘶!”脸疼叶千璃立即捂住脸,“干什么!我都是当奶奶的人了,你还掐我脸。”

  “掐不得了?”容墨微微挑眉,“瞧见更好看的人,便要始乱终弃,掐都不给掐了?”

  叶千璃:?

  她家殿下何时多了“反咬一口”这种技能?

  偏偏得不到回答的容墨还冷哼了一声,“怎么,你还真有这想法?”

  “没有的事!”拒绝背锅的叶千璃简直醉了,“你不要乱讲!”

  容墨继续挑眉,一副“快哄我”的神态。

  叶千璃心里好气又好笑,倒也低声说了,“你跟你儿媳妇吃醋,你觉得这事说出去,你有没有脸?”

  沉默的容墨用神态表示,他并不在意脸面。

  叶千璃立即看懂的掐了他硬邦邦的窄腰一把,“不要无理取闹!”

  “果然是嫌弃了。”容墨微微垂眸,还煞有其事的叹了一叹。

  叶千璃就要笑死了,已经亲了他一口,“好了,乖了,瞧你容色都还没衰去,爷我怎么舍得嫌弃?放心吧,小娘子你现在还是爷的心头爱!”

  被当“小娘子”的容墨也不在意,只说:“亲哪儿?”

  叶千璃立即扫了四周一眼,见无人看来,才赶紧往他粉若樱花的薄唇亲了一口。

  晓得场合不对的容墨这才稍稍乐意道:“且先饶了你。”

  “多谢小娘子不计较!”忍着笑的叶千璃便拉着人,朝那边几人聚过去了。

  这会的晏瑜也已正式见完两位叔叔,容煌见不得小儿子懒洋洋的样儿,已经赶人道:“去玄天域将你外祖一家都请来。”

  “哦。”容小四懒洋洋的动了身。

  容临则被云芷汐吩咐去请叶千璃的娘家人。

  完了,云芷汐还说,“龙帝那边,煌煌你也传个讯,让它过来时,把小胖胖也带过来,胖胖可想逸儿了。”

  “对,胖胖每天都要问我,逸儿回来没有。”叶千璃说起自己那条小胖龙,略略头疼。

  “我也想呀!”立即自己跳出来的、化成小萝莉的太乙小花花,已经在对着容逸笑了。

  容逸抬手摸了摸小萝莉的头,“好久不见。”

  “biu!”

  忽然从某小身上自行开出来的麻辣小花花,它像是好奇的!对着太乙小萝莉“呆”了好久、好久。

  神花小萝莉就朝它伸出小手,后者马上落入了太乙小姐姐的手心里,左右摇摆,显然十分开心。

  叶千璃就在笑了,“看来两朵花也有得玩了。”

  “走吧。”容逸便提道,“九天那边因着没什么大人,眼下可能有些乱,早些过去看看。”

  容煌几人自然没意见,一行人随即朝九天齐整而去。

  与此同时——

  倒是没出什么乱子的九天还算平静。

  不平静的仍然是北部寰宇……

  已经调息完毕的安娜才睁眼,就对上一双关切的昳丽墨目,其睫也长而浓密,让安娜很是愣神的看了好一会。

  然而,这双眼的主人说话了,“媳妇儿,感觉如何?”

  安娜:“!”想继续闭目调息!

  偏偏……

  少昊还已从旁说道,“安娜前辈,没曾想你和君上竟有这般缘分,都成了容家的媳妇,按辈分,竟还能当君上的婶婶。”

  “什么婶婶?”这才睁眼的天帝有点懵,不过他很快想到调息疗伤前听到的话,马上懂了的看向跟前这位略陌生的男子,“所以阁下是师公的叔父?”

  “不错。”容泽颔首,他方才已经和少昊聊过了,知道后来的这两个后生是他侄媳妇的属下和徒儿。

  天帝的表情有些微妙,“那我师尊岂不是平白降了一个辈分,日后要叫安娜婶婶?”有点不大高兴……

  然而,安娜表示更不高兴的吼道,“胡说八道什么!别乱认亲好吗!我明明和晏瑜一般大,凭什么要被她叫婶婶?不对,这根本不是辈分的问题!我就没想过要嫁人!”

  “那怎么能不嫁呢?我们都那样了!不婚娶怎么行!?”容泽也有点生气了,这个姑娘怎么这样子,不负责的吗?

  安娜火更大了,“那你说,我们都怎么样了?不就是你压了我一下么!有什么大不了的,怎么就搞到得婚嫁的程度了!?”

  “怎么就不需要!?我都睡你身上了!而且什么叫一下,好久好不好!”容泽很气。

  而刚落现出来的云芷汐,她、她……

  她就觉得自己被雷劈了!

  她这……

  她这是听到了什么虎狼之词!?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