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墨漓书屋 > 纨绔天医 > 番外26:小鱼儿她只想生二胎(二更合一)
 
  与此同时——

  “嗒!”

  飘飘然坠落在一片柔软草地上的小容晏,他又懵了。

  而在他对面睁开眼来的冥凤,他也怔了一怔。

  片刻后……

  “哒?”

  小容晏才回过神来的、瞪大了圆溜溜的萌眼,并警惕的站了起来,小手还握成了拳,一副随时会丢出小锤锤的模样儿。

  只不过……

  “哗啦!”

  “哗啦啦!”

  一串串水声,却将小容晏的注意力吸引了,因为他循着水声,看到了一条条从水面飞起的银鱼,它们会发光!

  “哇哦~”

  小容晏看呆了,已经本能“哒哒哒”跑到水池边,果然看到满池子有很多会发光的这种鱼鱼,还有很多会发光的龟啊、水兽啊、水草啊、莲花啊,等等。

  又美又绚!

  看得小容晏目不暇接,人都要钻进水池子里了。

  冥凤眼瞅着小家伙竟是要跳池,自是一掌捞出,想把小家伙捞过来。

  结果……

  “嗖!”

  人家小的已迅速躲飞到了空中,并再次警惕的盯着冥凤!一副休想抓到本宝宝的小模样。。

  冥凤:“……”

  隐约猜到小家伙身份的他,正要放柔声音的说点啥。

  “吱!”

  一只小蝙蝠,已飞落在小容晏跟前,“小主人?”

  刨空而来的雷狼也瞪大了一双巨目,紧盯着某小,“真的是小主人?”

  “肯定不是。”冥凤站起身来,“是小小主的崽吧?”

  小容晏听着他们说的话,不由眨了眨眼,又稚又软的问,“你们、谁呀?”

  “我们的主人是云芷汐,你的汐太奶奶。”冥凤认真解释,并未因为小家伙年纪小,而有半分的怠慢。

  雷狼和吱吱也纷纷郑重点头,“对,我们都是主人的兽。”

  “汐、太奶奶、吗?”小容晏放松了不少,主要是一直没察觉到恶意。

  “是。”冥凤走到小容晏下方,轻声回应,“您怎么来这里了,主人呢?”

  “宝,不知道、啊!”小容晏是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不过他在确定没危险后,还是更关注下方的池子,“鱼鱼、好多~”

  冥凤便给主人云芷汐传了念,同时应道,“是有好多,您想要抓么?”

  小容晏眼神一亮,“抓!”

  “那让属下带您抓可好?”冥凤轻声哄道。

  小容晏见他生得好,又很温和,倒是飘了下来,朝他伸手了,“抱~”

  有些许受宠若惊的冥凤立即接住了小家伙,却发现自己的传讯,没能得到主人云芷汐的回复?

  而云芷汐,她倒是早已察觉到、自己的仙境出“问题”了,此刻正在安抚晏瑜,“我大概知道小宝在哪儿,小鱼儿别紧张,他应该没事。”

  已经走到媳妇儿身边的容逸,他也点了头的搂住媳妇儿,安抚道:“小宝应该是进了汐奶奶的仙境,无妨的。”

  那地方,容逸幼时也曾进去过,不过他都是要靠汐奶奶带,才能进去,他假爹也是,他煌爷爷则进不去。

  为此,煌爷爷没少“折腾”他们……

  不过眼下的话,小崽儿似乎是自己进去的?

  容逸以眼神问向他汐奶奶,后者微微点头,“不错,小宝就在仙境里,我能感知到他进去了,但有些奇怪的是仙境竟自闭了。”

  “小宝有危险?”晏瑜不知道什么仙境,但她听得出云芷汐的话意,知道是出了不寻常的意外,那小宝……

  “不会。”云芷汐对这一点倒是十分肯定,“仙境里还有我的几只兽在,他们看到小宝后,必会保护他。”

  说是这样说,云芷汐自己却很担心,就怕冥凤等兽没有第一时间出现在小曾孙身边,那小宝极有可能被仙境里、由她“圈养”的其他玩意伤到。

  念及于此,云芷汐已顾不得其他,她当即盘坐在地的!细细感知自己的仙境。

  仙境自闭这种事,云芷汐不是没遇到过,相反、自闭后的仙境总能给她带来一轮全境进阶,让她受益匪浅。

  可是自打生完三胞胎,仙境分明恢复后,它就没再出现过这种“自闭”状态了,也不曾再升级之类的。

  不过自那次之后,仙境基本已恢复到了巅峰,宛若自成一界,灵气不逊色于须弥山,时间还过得更快。

  云芷汐就将它当成圈养食材、携带各种宝贝和契约兽的空间,有时候也进去溜溜娃。

  说起来……

  这还是第一次有人能不经过她,直接进到玲珑仙境里。

  从前,哪怕是墨墨、逸儿和三胞胎,都需她召念,才能经由她的意志,进到仙境之中,唯独小宝是特例。

  “奇怪了,难道是仙境带走的小宝?”云芷汐在脑海中兀自念叨着,精神力却在不断和仙境沟通着。

  ……

  晏瑜看到这里,自是有些紧张的抱紧容逸的手臂。

  容逸便轻拍着媳妇儿的手背,安抚她别担心,他自己也在关注着他汐奶奶,内心显然并不如表现出来的这么稳。

  因为进过仙境的容逸很清楚,在他汐奶奶的玲珑仙境里,有不少凶暴强横的兽,还有各种特别奇葩的物种,但它们又多半是极好的食材和药材。

  若非如此,汐奶奶也不会允许它们存在于仙境中,平白占了不少地方。

  所以容逸也有点担心某小运气太背,掉入“虎口”。

  殊不知——

  某小此刻在仙境里玩得可开心了。

  “咔!抓、到!”

  亲手在水里抓到一条长寿鱼的小容晏,频频笑出怪叫声。

  带着他下池的冥凤也在笑,“小宝爷真厉害。”

  “咔!”

  被夸得更开心的某小一高兴,就将手里的鱼举高高,“棒!宝棒!给、爹、香饭饭~”

  冥凤想了想,倒是理解了小家伙的意思,“那小宝爷再抓几条,一会都交给您爹做饭饭,香饭饭。”

  “好!咔~”小容晏要把手里的鱼装进自己的兜兜里,然后再抓!

  冥凤却知主人仙境里的长寿鱼不能离开仙池,否则会影响灵气和口感,是以拦住道,“小宝爷,让属下给它画个圈圈禁在池里,您再把抓到的鱼都丢在圈圈里,可好?”

  某小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要这样,不过倒也没拒绝,“好~”

  冥凤暗松了一口气,就怕小家伙不乐意,那他也不知道该如何劝了。

  于是等云芷汐终于以至高精神力,强行破入仙境,落了进来时,听到的就是一片“咔咔咔”的欢笑声,人家小的玩得不知道多开心。

  云芷汐松了一口气,“这小调皮蛋。”

  “唰!”

  “唰唰唰!……”

  飞奔到云芷汐跟前来的小绿,充分发挥出它根须旺盛的参天古木本事,声音还带着几分喘,“主人!您快感知一下仙境,我觉得它似乎又有变化了!”

  云芷汐怔了一下,倒是能感知到,整个仙境不仅一如既往的欣欣向荣,似还隐约多了几分灵性?

  而这份灵性的来源……

  “小宝?”

  云芷汐惊讶的看向还在仙池里玩儿的小家伙,能确定!整个仙境的灵性,正在围绕着某小持续衍生。

  与此同时——

  “主人。”

  一道慈和老迈的嗓音,已响在云芷汐识海里。

  云芷汐因而诧异的看到,自己识海中出现了一名仙翁模样的灵体,让她下意识问道,“你是仙境的灵体?”

  “是的,主人。”仙翁轻抚着雪白的胡须,笑吟吟道,“属下原本还需个上千万把年,才能拜见主人,但宝小主子的永生灵气,让属下迅速、彻底恢复过来了。”

  云芷汐这就明白,早年她生下三胞胎那会,仙境虽是基本恢复了,但灵体还需蕴养,才能彻底成形。

  如今,某小这么一来,倒是直接“催化”了仙境意识的自我恢复。

  云芷汐有些感慨,“这么多年来,尤其是早些年,多谢你鼎力助我。”

  “主人言重了,若非跟了主人,小翁只怕早已消逝在鸿蒙之中,彻底湮于无形。”玲珑仙境很庆幸当年有用最后的意识,契入云芷汐这位大气运之主体内。

  话虽如此,却并不妨碍云芷汐感恩仙境的选择,她深知——在她成长的那些年,若是没有仙境,她不知道死了多少次。

  不过……

  云芷汐有个疑问,“小宝是你吸进来了?”

  仙翁一愣,“不是您放宝小主子进来的?”

  “不是。”云芷汐这就纳闷了,“我当时只是想从仙境里拿些东西出去,小宝就进来了,我还以为是你感知到小宝对你有益,你便将他拉了进来。”从前也不是没发生过类似的事。

  然而——

  仙翁坚定摇头,“小翁虽有这本事,但小翁这次真没这么做,小翁原也不知,宝小主对小翁这么有帮助。”

  “这么说,是小宝自己进来的?”云芷汐稀奇的看向不远处的小家伙,又招道,“冥凤,带小宝上来。”

  “不!”玩得高兴的小容晏表示,“再抓一条!”

  “咦?”云芷汐诧异的走到仙池边上,发现说话顺当了不少小家伙、似乎还长大了一些,头上原本几近透明的绒毛,俨然黑了不少,也变长了不少?

  这就有点出乎云芷汐的意料了,“仙境你看,小宝不仅助你恢复了,他似乎也受益匪浅?”

  “理当如此。”老仙翁继续抚须,“小翁本就诞生于生之源,又应奇运而衍,此间灵气对宝小主而言,颇有助益。”

  “这么说来,我多将他放在仙境里,他就能快快长大?”云芷汐琢磨着,这也太好养了吧!比逸儿好养多了。

  然而——

  云芷汐显然是想多了。

  人家老仙翁已经打破了她的美好想法,“这倒不能,仙境只能蕴养宝小主一次,等他长到一定程度,仙境只是更适合他休养、疗伤,并不能再有此等助长功效。”

  “哦。”云芷汐有些许失望,但也还好,毕竟养孩子的活,一般都是容煌负责,她主要是陪玩的那一个。

  而这个时候的小容晏,他一直没抓到新的鱼,还在继续抓,小身体都跟着鱼儿到处游了,冥凤跟得竟有些吃力!

  冥凤深以为,宝小主怕不是想多玩一会,才故意一直没抓到新的鱼。

  事实上,人家小容晏还真是这么想的,所以他一直没抓到“最后一条鱼”。

  云芷汐倒也没催,只给她家煌煌传了念的说,“煌煌,我带小宝在仙境里玩会,你跟小鱼儿他们说一下,人没事,别担心。”

  “嗯。”容煌淡淡应道。

  云芷汐就知道这位美男子又双叒在生气了,只能继续传念哄道,“小宝在仙境里能长大,我让他多长会,你乖~”

  “嗯。”容煌仍应得很淡,不过他倒是已在外头转告了晏瑜和容逸,免得这对小夫妻一直担心下去。

  晏瑜在得到确切答案后,确实才彻底放下心来,“多谢煌太爷爷。”

  容煌却念及一事的问,“你这九天界,似未彻底完善,可是遇到什么问题?”

  微微一怔的晏瑜顿了一顿,似乎没想到容煌会问这个问题。

  容逸却因此提了心的看向身侧得人儿,“小鱼儿?”

  “不是。”晏瑜回神否认,耳根不由自主的泛了红,面上却大大方方应道:“煌太爷爷放心,孙媳并未遇到难题,只是觉得还不是彻底完善九天界的契机。”

  “哦?”容煌倒没想到是这般,不过他也没打算继续追问,他自来不会在修炼之道上,将他个人以为的“道”,强加给旁人,无论是对谁。

  不过晏瑜倒是一五一十说出了自己的想法,“孙媳妇是想等怀上二胎后,再彻底完善九天界,一则给九天界一个适应的空间;二则我担心彻底走上去后,不好再次受孕。”

  这个回答……

  倒是让容煌真有几分诧异了!

  容逸这个当事人就有点儿懵,“小鱼儿你这是……”怎么说呢,他并没有、很想再要一个崽,他觉得一个崽其实也够了。

  晏瑜却不这么想,她抬眸看着身侧的夫君,很认真的说:“我想给夫君至少再生一个崽崽。”如果可以,她其实想生更多。

  容逸凝着媳妇儿认真的眼神,已伸手轻抚上人儿的颈,知她心意,却不愿她为此错过最佳进阶时机,就、只能拉出崽崽当借口,“那我岂不是真要成为、小宝嘴里的负心爹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