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墨漓书屋 > 纨绔天医 > 番外33:容氏传承神通!助攻宝(二更合一)
 
    当即出现在崽儿身畔的容逸对这状态很熟悉,已经将这小只团入怀里,筝音轻柔的安抚道,“爹在。”

  人家小的就本能抓紧他爹的衣襟,整个小身体都紧缩在他爹怀里,一副十分紧绷的模样儿,看得也已进来的晏瑜心一揪。“怎么了?”

  晏瑜这话是看着容逸问的,他自然就在轻拍着崽儿后背的同时,低声应道,“多半是做噩梦了。”兴许还是有些预知效应的梦。

  容逸自己幼时经历过类似的事,所以比较了解,已经在回应完媳妇儿后,难得亲了亲小家伙的头,持续安抚他的不安。

  这阵仗倒是让随后进来的容煌和云芷汐,都没有能插手的余地,他俩自然也就没往前挤,只在旁等着某小缓过来。

  倒是九婴和西王母比较急,都眼巴巴看着人家小的呢。。

  已经惊醒的小黄鸡和小白喵,也都跳在容逸肩头,愣愣看着缩在某逸怀里的小家伙,有些不知所措。

  好在人家小的没瑟缩多久,就迷迷蒙蒙的醒过来了,小身体也放松了下来,软软趴在他爹怀里呢。

  晏瑜这才亲了亲小崽崽,“乖宝被吓到了?”

  “哈~”打了个小哈欠的软宝眨了眨眼,才算彻底醒神,看样子却有些迷糊,和方才的状态判若两崽。

  容逸不由问道,“忘了?”

  “什么?”某小果然是一副忘掉了的样子。

  容逸:“……”这倒是他完全没想到的可能,忘性也太大了。

  晏瑜倒是直接将爷俩都搂入怀里,又亲了亲小崽儿几下,“忘了便忘了,不记得也罢。”反正是噩梦。

  容逸寂了一下,不得不将崽儿往上托,让这崽能看着他,才问:“崽你好好想想,方才梦到了什么?”

  晏瑜微微蹙眉,虽有些不解,但也没阻止。

  人家小的倒是想了半晌,才有些磕磕绊绊的说,“有白白,吞宝?”

  “白白?”容逸疑惑。

  小白喵就指了指自己,“喵?”

  人家小的就摇头了,“不是。”

  容逸有些猜不透,也已走过来的容煌倒是有些了然,当即以手掌出一圈幻象,其内显出一汪旋涡般的雾白云团。

  某小一看到这团云,果然本能往他爹怀里缩了缩,“对!就它,吞宝,讨厌!”

  容逸团好崽和媳妇儿,知道他煌爷爷是懂了,也就不再问崽儿,只问他煌爷爷,“这是小四叔的轮回源?”

  “嗯。”容煌颔首,“看来小四的劫云,很快会再次降临。”他也晓得,小曾孙这梦多半有预知效应。

  晏瑜这会虽然还不明白具体怎么回事,大致情况却是猜到了,却有个疑问,“这既是小四叔的劫云,怎会要吞小宝?”

  “未知。”容煌实话实话,“你们注意照看好小宝,以防万一。”

  这话听得容逸有些不详的预感,“您的意思是,小四叔可能会带上小宝去历劫?”

  偏容煌还真点头了,“不排除这种可能。”

  容逸:“……”那他崽岂不是要比他那可怜的假爹,还要早离开爹娘?

  晏瑜第一个受不了,“煌爷爷,不能阻止么?小宝这也太小了。”

  “所以让你们看好他,毕竟主劫是小四,小宝可能是被‘牵连’者,也或许只因他有这份天赋,因而能感受到了属于小四的劫象,皆有可能,小心为上。”容煌难得仔细交代了一通。

  晏瑜顿时凝重起来,已将把钻在她夫君怀里的崽,抱到自个儿怀里,又紧团了一团,还不太安心。

  容逸便安抚道:“今日便不让他乱跑,你我时时盯着就是。”

  “嗯。”晏瑜深以为然。

  小白喵更是直接钻进某小怀里,做好了随时都跟着小家伙的准备。

  小黄鸡本来也想这么做,但容逸不许,“你的身体刚恢复,不适合涉险,我带你去和安娜在一起。”

  “……好吧。”小黄鸡虽然很舍不得,但也知道主上说的对,只能耷拉下小鸡头。

  某小自己还有点懵,“就、怎么?”

  “就让你别乱跑,要时刻跟着爹和娘亲,否则可能会被你刚才梦到的白白吞了。”晏瑜认真解释道。

  人家小的就有些慌了,当时就紧紧巴着他娘亲,“才不!”

  “你知道怕就好,可不能乱跑了。”晏瑜本不想吓到崽,但又怕崽儿自己会乱溜达,到底是认真交代了一番。

  好在小容晏虽然也有活泼好动的一面,但还是乖的时候居多,接下来就真的寸步不离爹娘,一副黏宝宝的模样儿。

  但在这之后的数日,都很平静,人家小的渐渐就有些坐不住了,“宝可以找、叽叽吗?”

  “先别吧,等你四叔公走了,小宝再随便玩,可好?”晏瑜哄道。

  百无聊赖的萌小宝只能点点头,“好趴。”

  如此又过了几日,某小真坐不住了,“不等了吧!没事了~”

  “你又知道?”晏瑜没好气的捏了捏崽崽的小嫩脸,“小宝这是不喜欢和娘亲在一起了吗?”

  “才不是!”小容晏立即否定,并表示,“宝就溜溜~”

  晏瑜也知道,近来除了和她,或和崽他爹玩儿,这小的已经被“关”很久了,偏他大了不少,正是喜欢四处“哒哒”跑的时候,确实难为他了。

  “便让他去玩会,也无妨。”一旁的容逸倒是没特别紧张,“多盯着就是,本也没必要这般谨慎。”

  “万一呢?”晏瑜不放心,她知道夫君的父亲就是在五岁时,意外离开了煌爷爷和汐奶奶,独自在异时空经历了许多磨难。

  现在她的小宝还这么小!才刚满一岁,若是就被送去她完全找不到的异时空,可怎么活?想想就很惨。

  容逸却说,“就算有万一,小四叔也会一起去,总归是比我假爹好。”

  这话不说还好,一说起来……

  晏瑜的脸色就可见的白了下去,明显是怕了!

  容逸立即住嘴道歉,“为夫不会说话,必没有这种万一。”

  “你幸好不是小玄鸟。”晏瑜颇有几分一言难尽。

  容逸继续承认错误,“为夫只是想让你宽心,不会有事。”

  “我知道。”晏瑜心里都明白,但她依然很担心,所以还是不许某小随便浪,必须在她一步范围之内。

  人家小的倒是真乖,知道娘亲心疼他,就真的一直在爹娘腿边玩玩,为免影响小黄鸡,他也只能跟小白喵玩玩。

  云芷汐瞧他可怜得很,倒是把已经做好准备的冥凤留了下来。

  某小得了新玩伴,倒是又开心起来,毕竟冥凤虽然本体黑漆漆的,但化成小黑凤后,浑身也会散发五彩斑斓的光。

  但凡会亮晶晶,人家小的就喜欢。

  然而——

  半月过去了,仍然风平浪静。

  把原本还挺当回事的容熙搞得又懈怠了,天天都在懒洋洋的睡觉觉。

  “小宝的梦该不会只是纯粹的噩梦而已吧?”晏瑜不得不这么想的问。

  容逸觉得不大可能,但眼下确实一直没事发生,他也不好说什么,只能将吃好就睡的崽抱在怀里,“不大可能只是梦,但为何至今没动静,还不好说,我……”

  本想接着说点什么的容逸忽然顿住,同时垂眸看向怀里的崽,后者周身则在微不可见的散发着白芒!

  晏瑜立即警醒起来,“来了?”

  容逸没回应,而是闭上双眸,随崽儿的气息,入崽儿刚衍起的梦境了。

  而与此同时——

  容熙那头也有些许变化,让盯着他的容煌立即将这个睡着的崽拍醒,“起来。”

  “爹?”容熙睡眼惺忪的坐了起来,“怎么了?”

  容煌直接给了这懒崽一脚,“做好准备,快开始了。”

  “哦。”仍然不紧不慢的容熙盘腿坐好,知道他爹指的是他的劫云要出现了,不过他到底是过了最紧张的时段,眼下真是半点不在意,颇有种随遇而安,又有点破罐子破摔的意味……

  容煌虽然有被懒崽这怠惰样气到,但因太了解这崽的脾性,只能认了,多帮这崽感知周遭,以免又出状况。

  云芷汐这会也在一旁盯着,她也怕这个懒崽再出状况,那等再下次,情况必然会很棘手!她再不愿家里这些小的出什么历劫状况。

  然而——

  意外还是出现了。

  “爹!”

  来自容临的叫声,不知从哪个犄角喊了出来!让容煌微微一怔。

  龙帝这时倒是及时出现在容临身边,同时迅速传念给容煌:“王放心,属下看着小三爷,他尚无妨,只是被一轮白光笼罩住了。”

  “好。”容煌心下稍安,想着多半是因三胞胎缘故,小四这次许会带走小三,将一道历劫,如此倒也不错。

  如此一来,容煌立即看向媳妇儿,“汐儿,去看着皮皮。”

  云芷汐也反应过来了,当即过去找皮儿子。

  可惜……

  她竟还是迟了一步!

  因为就在此刻的容泽背后,已经出现了一团最为清晰的轮回之云!

  这还不算……

  这云在出现的瞬间,就将猝不及防的容泽,以及被他黏着的安娜,“咕噜”吞下了。

  云芷汐刚出现,看到的就是这一幕,眼皮顿时颤得看不清眼前景象了,“煌煌!皮皮已经被吞了!”

  容煌立即分出一道神念之光,去到媳妇儿身边,将她从容泽消失处拉了回来,并揽在怀里的安抚道,“不急,为夫知道他在哪儿。”

  云芷汐这才松了一口气,就见眼前的小懒包,也逐渐变淡了,看样子是也要跟着去了,不由凝神盯了起来。

  容临那边同时出现这种状况,哥俩看来是要同步进轮回了,倒比容泽的情况安稳上很多,让云芷汐放心了一些。

  可容逸那边却传了讯过来,“小宝也要跟他们去了,控制不住。”

  “随缘。”容煌立即回复,“越抓越散,随他。”

  容逸便了然的继续呆在崽儿的梦境里,没再去拦着崽儿好奇的小眼神,因为在某小的梦境里,原本白白的轮回雾涡,已经变成漫天的花,那景象……

  若是见证了三胞胎诞生者看到,必会感慨!竟是一模一样。

  是以,这次完全没察觉到会被吞的某小,正在本能的靠近那些花,还在“哇哦”个不停,都没注意到他爹就在“附近”盯着呢。

  与此同时——

  在须弥山!

  “砰!”

  一朵朵花骨朵,已在须弥山尖绽放。

  无独有偶,这样的异象,还在三胞胎的诞生地——玄天域上演。

  许多生灵都被这一幕异象吸引了全部的目光,部分知情者也立即联想到了,当年诞生下来的须弥王三胞胎。

  不知过了多久……

  “嗡!”

  于容临和容熙背后演绎出来的轮回雾涡,也都逐渐演变成了他们诞生时,所产生的的天象之花,栩栩如真。

  伏和、闻人素心、云一鸣等云芷汐的娘家人,当即都聚在了两小身边,讶异的看着他们身后的景象。

  容煌原本微微皱着的眉头,倒是彻底舒展开来了,“好了,这两小基本没问题了,他们将各自获得机缘。”

  “机缘?”云芷汐抓住了重点。

  与此同时,容临和容熙两小已随花开,而消散。

  云芷汐的娘家人当即聚到了容煌跟前,想知道眼下是什么情况。

  容煌却将注意力聚向了豹孙一家子,而这个时候的容逸,他还在他崽的“梦境”里,看着正在拍手手的胖崽儿不断“哇哦”。

  不管看过多少热闹,某小这个捧场王,都能被任何绚烂、漂亮的景象迷醉,一度陷入失神的惊赞状态。

  好在他虽然看得美,却没爬进那些花里,知道只在一旁欣赏着,所以当花都消失时,他就醒了,没有被卷走。

  晏瑜就在他睁眼瞬间,将恢复正常的崽赶紧抱崽怀里,“小宝。”刚才真是吓死她了,她看崽儿得小身体都透明了!以为崽儿真要跟着“去了”。

  “哒?”还不大明白的小家伙就在他娘亲怀里,傻看着他爹,“娘、怎么?”

  容逸抬手摸了摸崽儿,隐隐明白这崽在这次的“问题”中,担任什么角色了。

  而此时——

  已卷了一大家子,来到这一小家跟前的容煌,他把某小隔空招了过去,同时朝人家小的额心一点!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