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墨漓书屋 > 温婉舒尔 > 第一章 炘炀村
 
  第一章

  现在这炘炀村最让人津津乐道可当属是郝应舟家二儿子的婚事了,要说这郝家儿子也是争气不过了;三岁能背诗五岁时就能写出文章来了。称一句神童也不为过!如今更是考了个秀才回来。

  就是县老太爷都曾夸赞的,而这样一个能人却是娶了一个富商的大小姐能不让人津津乐道吗?

  也不是说这炘炀村的人看不起这商甲之人,若是这美娇娥嫁入他们谁家谁都会喜不胜收,更何况那温家的嫁妆也定然不菲,即使温家只是在镇上随便拨一间铺子给他们都能让他们家的生活提上好几个层次。

  可这温家小姐要嫁人的却是郝家秀才啊!那沈婆子还是给答应了,能不让人意外吗!

  这村里虽然大家都没明说可谁不知晓郝老爹可是等着郝秀才考了功名回来娶个官家小姐呢,不然也不会到现在沈婆子也没给他说媳妇的意思。现在突然就说要娶温家小姐能不让人意外吗?

  此时正是正午,日头正毒的时候,没法子去干农活,便有三五群的婆子聚在这大槐树下里乘凉。

  其中一个较为清瘦的婆子扯了扯另一个脸稍微圆些的婆子的衣服问:“唉!狗子他娘,你说这郝家那两口子咋想的,咋在这节骨眼上想着给丞钰娶媳妇呢?”

  “我哪能晓得他们是咋想的,你要想晓得自个去问去。”坐在那婆子旁边的圆脸婆子语气有些愤愤道,脸上稍稍带了些不耐烦的神色。

  这圆脸婆子娘家是姓冯的,嫁到炘炀村来,生下了一儿一女,儿子叫郝元琪,女儿叫郝惠如,也算是儿女双全了。

  只是这村里面在孩子小的时候都会取一个子野名子,毕竟俗话说贱名好养活。

  而郝元琪小时候就叫“狗子”,村里人叫惯了“狗子他娘”便是现在郝元琪已经结婚了,郝惠如在去年已经嫁人了也没改过口来。毕竟这乡下又不是城里没那么多讲究。

  “这不是平日里你和那沈家婆子走的近些问问嘛!咋还耍起脾气来了。”那婆子撇撇嘴道。

  郝元琪平日里和郝家二郎关系不错,就连带着自己和沈露的关系也不错,虽说不是无话不谈,但也是可以说上一些悄悄话的那种。

  只是因着这关系问她这件事的人也就多了,可她也明显能够感觉得到沈露不太欢喜这门婚事,所以她也就没好意思多问。她也自然知道这些人是抱着什么心态问的,自然也就没什么好脸色了。

  但也知道自己这样摆脸色不太好,毕竟大家邻里邻居的,也就呐呐的不再说话。

  “好了,虎子他娘你也少说两句,这郝家二郎的婚事咋这些子个外人能晓得啥。我听我家林哥儿说郝家二郎做的文章可是被学院里的郑老先生称赞过的。”另一个较为亲和的婆子忙打圆场道。

  这接话的婆子本家姓李,这林哥儿自是她家儿子郝振林,这李婆子因生郝振林的时候伤了根本,所以膝下就只有一个儿子。

  不过她倒是命好虽然只生了一个,可她男人和婆婆并没说什么;还放了话只有一个那就把这一个给养好了,有出息不就成了,并且咬牙供了他读了几年书。

  要知道像他们这种靠天吃饭的哪能有什么闲钱供到书院上去,且那笔纸即使是最差的也不便宜。

  不过郝振林也确实有出息,虽然读书不是个顶厉害的,没能考个秀才相公回来。可人家在镇上找了个管事的做,每月领的月钱比她们辛辛苦苦干几个月的多。

  说到这肯定会有人问:‘既然儿子在镇上都这般体面了,怎么不到镇上和儿子一起住呢?难不成是儿媳不愿意?’

  只是事实并非如此,这林哥儿夫妻两也是个孝顺的,刚在镇上立足之后就特意叫了车来接老两口子去镇上住,可这两口子在镇上住了一段日子之后就又搬了回来,说什么在镇上住不习惯,天天没事干,什么东西都要钱,就连想吃颗白菜叶子都要钱,且东西又贵,就没去镇上住了。

  不过这林哥儿倒也隔三差五的带他媳妇和孩子回来看他们两口子,倒也过得逍遥自在。

  “可不是,我可听我二姑娘家的说那县老爷都可看好那郝家二郎了嘞。”这时旁边有个头上戴着一朵墨兰色绢花的婆子说。

  “吴婆子,你说这话也不拍闪了舌头,那县里的老爷说的话你也能听得见,莫不是长了一双顺风耳不成?”脸有些尖尖的婆子忍不住嘲讽道。

  “胡家妹子,县太爷也的事我岂敢胡乱排编,这不是我二女婿的小姑子家的男人在县衙里做事才晓得的嘛。不然给我一百个胆子我也不敢在这里说啊。”

  听到这,那些几个子婆子听到这也是信了大半,毕竟她那亲戚也确实是在县衙里头做事,不管做的是多小的官别人也是能见到县老爷的,不是我们这平头百姓能比的。

  她家那二姑爷家里头因着这层关系可是在镇子上开了一家不大不小的粮铺子,不然吴婆子也不能用这么好的布料子做衣裳。

  “咳……沈家妹子来了。”一个婆子望着田埂那边提醒道。

  “沈妹子,这是回家了吗?”冯婆子站起来看着走近的女人问道。

  “嗯。”来人听到她的声音停下了脚步回答着她。“回家做中饭去。”

  “那般急着作甚,如今这日头毒的很,不如歇歇可别把自个儿给熬坏了。”那温和的婆子忍不住出声提醒。

  “嫂子,这我自是醒得,这不是想早些做完让二郎早些回书院去,没得个耽误了他读书。”提到她家二郎沈露不禁有些自得。

  “这倒也是,早些做完早些子回书院去。”其他婆子附和着。

  “沈妹子,听说二郎的婚事定了?”吴婆子有些局促的问着。这事本不太该问,可她实在耐不住好奇。

  “嗯,订了。订了镇上温家的大小姐。等婚期定下来还要婶子们多帮忙。”沈露回答完就准备走了。“你们慢慢歇,我要回家做中饭了,不然等我家那些子个回来还没做好该说我了。”说完便冲冲的走了。

  “吴嫂子,这事有啥好问的。”圆脸婆子不满的看着吴婆子。

  “怎么就不能问了,我不过是好奇问了一嘴,难不成还会少块肉不成。”吴婆子不忿的朗朗着。

  “你……”圆脸婆子自知自己说不过吴婆子,便也不再争辩转身走了。李婆子叹了口气也往家里走去了。

  “怎的就他还金贵的问不得了?”吴婆子撇撇嘴站起身来往家走去。其他人也各自散了回家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