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墨漓书屋 > 温婉舒尔 > 第十二章 烟花
 
  烟花

  元乐天和古枫琴走后就只剩下了温家姐弟和郝宸了。温若玖本来还想留下来的被温若明强行拉走了。温若卿无奈的看着走远的几人,有锦绣跟着她也放心。

  “不知公子想先去的地方?若卿倒是可以给公子带个路。”温若卿看着站的笔直的郝宸。他们现在已经订婚了,就没有那么多忌讳了,是可以相互见面的。更何况现在是大庭广众之下。

  “丞钰,全凭温姑娘安排。”郝宸这样说也是有私心的。在丽湖镇呆了这么多年,他对丽湖镇不说全都去过,但也是有七八分的熟悉。这么说不过是想通过温若卿带他游玩,来了解温若卿熟悉和经常去的地方。更加了解温若卿。

  “既然公子盛情,那若卿就恭敬不如从命了。”温若卿先往前走去。温若卿带着郝宸漫无目的走在街上,她自己都不知道该带郝宸去哪。她在丽湖镇虽然住了十余年,但因为那年的事让她不喜欢呆在丽湖镇,就算出门也是只到附近的胭脂铺子或者她自家的酒楼转转,很少去其他地方。所以他对丽湖镇是真的不熟悉。

  不知不觉温若卿和郝宸来到了河边,有许多人聚集在河边放河灯。一盏一盏小小的河灯,带着人们各种各样的心愿顺着河流,飘向远方。

  “公子,买一盏荷花灯,许个愿吧。”一个老婆婆鞠楼着身子站在他们两面前,指了指她手里提着一个篮子里纸折的荷花灯说道。

  郝宸看了看老婆婆篮子里的荷花灯挑了两个,付完钱。“听说中秋在这天河里放河灯颇为灵验,不如放一个试试?”

  温若卿把手里的六角宫灯给身后的诗语,接过郝宸递过来的荷花灯,和郝宸并排的往河边走去。“公子还相信这等传闻?我还以为像公子这等熟读圣贤书之人应当不会听信这些。”

  “哦~那不知在温姑娘心中我等应当是如何?”郝宸停脚步侧头看了过来。温若卿一时没注意差点撞到上去。

  温若卿恼怒的等了他一眼。本来这河边就不太好走,前两天又刚好下过雨,就更加不好走了。为了不让鞋面儿粘上泥泞,弄脏了。温若卿走每一步都得小心小心再小心注意自己下脚的地方,自然就没看注意看前面了。他这突然停下来不是在害我嘛。

  “抱歉。”郝宸对上温若卿瞪圆的双眼,为自己的考虑不周感到懊恼。今天的温若卿穿的是素色的长锦衣裙,这种衣裙好看是好看,特别是拿一朵朵绽放的海棠花。将温若卿衬的更加娇嫩美丽,让人想要将她牢牢的保护在自己的羽翼之下。眼中喷涌的怒火让她看起来更加有鲜活。

  这事还真不能全怪郝宸,在他们村里不管是女人还是小孩子,每个人都是要下地的,没有这般娇弱,在这种路行走根本就不算什么。

  “无事,走吧。”现在温若卿真的很想转身就走。不是她在矫情,而是出穿着这种衣裙真的不好走这种路。若果穿的是那种骑马装,他倒是不介意。

  “恩。”郝宸感到了温若卿的不耐,更加懊恼。其实现在回去也是可以的,但是郝宸觉得如果他提议往回走,温若卿一定会更加不高兴。虽然这种感觉来的很莫名其妙,但却很强烈的提醒他。

  终于温若卿他们走到了河边,郝宸不知在哪弄来一支笔。将自己的心愿写上,温若卿看着他们两的荷花灯慢慢的漂离河岸,向河中间漂去,与其他人的河灯融为一体。“你说神真的能把我们许的愿望都能实现吗?”

  “人许愿是并没有多期许神能帮自己实现。”郝宸站起来看着温若卿的侧脸道。“那为什么还要这样做?”温若卿迷茫了。人满怀期许的许下愿望不是为了实现,那为何还要将它写下。记在心里不是一样的吗?

  “这样做是不过是为了寻求一份心里的宽慰,宽慰自己生活总会更加美好;也是为了提醒自己,提醒自己还有目标未曾实现,还要更加努力;就像是人信奉神明事无所不能的一样。”郝宸细心地为温若卿解释。

  温若卿看着河面上形形色色的花灯,陷入了沉默久久未曾说话。

  郝宸耐心的等待温若卿没有出声打扰,静静的等着温若卿。

  河边的风带着阵阵凉意吹起温若卿的裙角,河水带着承载着人们心愿花灯,缓缓的向远方流淌,直至我们再也看不见。河道两旁的树上,人们挂上了一串串灯笼,映照在河面上,像是给这条河戴上了一串项链一般。

  “碰……碰……”突然响起的声音将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的两人惊醒。

  “相公,快看,快看,是烟花耶。”一位女子拉着旁边的男子姓高彩烈的指着那绽放的烟花道。

  温若卿和郝宸两人也抬头看去,果然一朵朵烟花绽放在天空之中。“果然今年聂家有做了新的烟花。”

  “碰……碰……”随着一声声相声,一团才说的光芒在空中盛开,绽放了。有的是一朵绽放的金菊,美丽妖娆;有的是一把雨伞的模样;有的是一只小兔子的模样。最让人震惊的是,他们的烟花居然在天空中,写出来一个‘聂’字的字样。虽然并不是很清楚。聂家果然是烟花制造方面的能家!

  “今年的烟花比平常要早上不少时间啊。”有人感叹了一句。“可不是,往年聂家都是快到亥时才放的,今年这么这么早就放?”有人疑惑的接了一句。“嘿!你们当真不知道。”有人得意洋洋的说了一句,显然他是知道了三妹消息,故意在卖关子。果然,他刚说完就有人围着他好奇的追问:“是什么事?”“对呀!到底是什么事?你可别买关子了.”又有几人围上前去追问。

  看到这么多人看过来,那人特别满意。等卖足了关子才司司然道:“今日戌时时,那些个大才子们会在在阅琻茶馆会举办斗诗会。聂家现在不放烟花,到时大家都去看才子们斗诗了,谁还看啊。”

  “这倒也是,烟花可是每年都会放,年年都可以看。可斗诗会今年才有的,若不去看以后可不一定再看得到了。”众人附和道。

  “可惜了,我们这平头百姓没那么多钱,进不了阅琻茶馆。”有人遗憾的叹道。“可不是,若能一睹那些才子的风采那该多好啊。”

  “你又不识字,进去也没用。”他旁边相识的伙伴对他玩笑道。“去看看也好啊。”那人不服输道。

  “放心吧,就是不进阅琻茶馆也可以看得到那些才子写的诗的。”那个说有诗会的人继续洋洋得意道。“阅琻茶馆会有专门的人,将才子们写的诗抄录下张贴出来……”

  “走吧。”烟花放完,郝宸对温若卿提议道。

  将他们的谈话抛之脑后,温若卿跟着郝宸越走越远。“我们要去哪?”这一次郝宸应该特意放慢了脚步,温若卿能够很轻松的跟上。不过她看了看她脏了的绣花鞋,皱了皱眉。这一方向不是去阅琻茶馆呀。

  郝宸没有回答温若卿的问题。不过一会,郝宸停在成衣店门口。“换双鞋吧。”

  温若卿一怔,她以为他不会注意到。虽然接触不久,但从刚刚一路同行的来看,他并没有这么细心。就像刚刚在河边。同行时也是,他虽然走的不快,但温若卿也要步子迈的比平时,要快一些才能跟的上。

  不过温若卿很快整理好情绪跟他进了成衣铺子。问老板拿了鞋,在铺子专门换衣服的里间把鞋换好,温若卿准备付钱时。老板告知温若卿钱已经付过了。

  温若卿看着站在铺子门口身影,走了过去。“谢谢。”

  郝宸听到温若卿的声音伸出手,看着温若卿不知想到了什么有把手收回道:“你不用跟我道谢。”

  “走吧,去阅琻茶馆。”郝宸握了握收回的手道。他本来是想摸摸他的头的,他不希望她把自己隔得这么远,他希望自己能与她更近一点;但他有怕自己表现得太过鲁莽而吓倒她。

  “恩。”温若卿看着他收回的手不知自己是松了一口气,还是失落,总之很复杂。温若卿收起情绪。跟着郝宸往阅琻茶馆方向走去。温若明他们还约了她在那里会和呢。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