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墨漓书屋 > 盛世医妃之这个王爷有点甜 > 第二百六十一章 为难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书友大本营】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没什么,只是在倒腾一点儿东西。王爷没什么事情就先回去吧,都挺累的。”

  懒懒说完,白嫣然抬手便要关门。

  不想司徒湛速度更快,在她手抬起的时候,便先一步挤了进去。

  他的操作太过优秀,以至于站在他身后的十三十四两个人在对视一眼之后,依旧有些懵神。

  所以她们的熠王殿下刚刚是耍无赖进去了?

  白嫣然早已经习惯他出人意料的举动,只略带不悦得扫了他一眼,自顾自转身回去。

  药还没研究好,不值当为了司徒湛而动怒。

  “你这可是为了贤妃?”司徒湛关上门随着她进屋,丝毫不顾十三十四那已经慌张到极点的眼神。

  白嫣然轻轻应了一声,回到自己的位置坐下。

  “药物得配方是没什么问题,只是时间上我暂时还不好把控。现场的药物要是贤妃吃下去,最多不过坚持三天的事情。皇妃的丧事一般都是大办,时间多半是来不及。”

  她难得耐着性子这么解释。至于其中原因,你让她说,她现在也说不太明白。

  “嗯,至少五天。不过若是真的调节不了,到时候本王想办法让人提前换了贤妃出来。”司徒湛沉声开口,显然有了别的打算。

  他不愿看嫣然为了这些事情这么操劳。可贤妃和永亲王的事情,他又是从小就看出了端倪。

  若是不帮他们,往后余生,怕是于心难安。

  “不必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现在盯着贤妃的人太多,咱们搞这一出偷龙转凤也未必能行。”白嫣然讪讪开口,止住了司徒湛发散的思维。

  要是可以,她当然愿意这么做。但现在的情况,这明显不行。

  “此时,苦了你了。”司徒湛低声开口,语气多带无奈。

  他心疼白嫣然为之操劳,可这话出口,却也把白嫣然吓了一跳。

  “咱们好好说话成不成?你突然这样,怪吓人的。”白嫣然讪讪开口,有些看不惯司徒湛现在矫情的态度。

  虽说他们相处得时间越久,她便发觉司徒湛的不同越多。可他毕竟是王爷,这么会体贴人是不是有点儿拿错剧本了?

  每次他很温柔对她的时候,她就觉得自己可能是个渣男。

  不仅骗了人家,而且还不愿意坦白,一直吊着,害的人白白委屈。

  每每想到这里,白嫣然就会有一种油然而生的罪恶感。

  “你不喜欢,本王便不说。”司徒湛微抿薄唇,话说的认真。

  可要不是白嫣然察觉到了其中有些压着的不情愿,她真的想夸司徒湛一句好乖。

  但他一个欠揍的大男人,用上乖这个字眼,是不是不太合适?

  “药物的事情倒不是什么大问题,只是在什么时候换人,这才最重要。你别忘了,除了那些盯着贤妃的人,宫里可还有人希望贤妃死无葬身之地。”

  提及此,白嫣然眸间不免多了唏嘘之色。

  虽说她接受不了古代男子三妻四妾的行为。但是在这个时代,那些大老婆二老婆虽说是争斗个不停,可也鲜少有要害了别人性命的。

  反倒是这个德妃,与那些妖艳贱货全然不同。

  因为,她就是奔着要人命去的,别无他求。

  今日要不是她去的早,贤妃那个柔弱的身子,指定已经交代在她手中了。

  可偏偏,差点儿把人打死的德妃动了手就算了,还想要在司徒天的面前装出一派贤淑温柔的模样。

  难道她不知道,她是德妃,不是贤妃吗?

  司徒湛面色微沉,低声道:“德妃到时候应该会随性。她很有可能要确定棺材里的人是不是贤妃。”

  白嫣然附和得点了点头,开口道:“她必然要这么做。所以在此之前,棺材里的人只能是贤妃。”

  提到这个白嫣然便觉得头疼。还有这药物的期限,她也得好好的想想才行。

  “可有眉目?”司徒湛轻声问出口,有些担心白嫣然接下来会不会困难重重。

  “还好,不是太难。就是需要调试,没有合适的人来实验,只能先用御膳房的鸡鸭来尝试剂量了。”白嫣然淡淡开口,整个人颇为无奈。

  司徒湛的脸色由之前的担心变得微妙。

  他看着白嫣然半点没有开玩笑的意思,不由重复道:“你说鸡鸭?”

  “是啊。”白嫣然点了点头,继续道:“你别看不起鸡鸭,这种药物找不来人尝试,自然要先从动物的身上开始。要是一点儿都没把握,我怎么敢用到人的身上?”

  白嫣然说的振振有词,听着很有道理得样子。

  可司徒湛想着她说用鸡鸭尝试,就总觉得什么地方有一种说不出的怪异。

  人和鸡鸭能一样吗?

  “别看了,去帮我在御膳房抓两只鸡来。”白嫣然头也不抬开口,手中晃动着药剂。

  “什么?”司徒湛人整个楞在那里,一度怀疑刚刚是不是听错了什么。

  她竟然让他去抓鸡鸭?

  要是别的事情,司徒湛指定半点儿犹豫都没有就直接去了。

  可是这件事情未免有点儿太难为人。

  “让让你,你要是不去就让阿刃去。反正就这么一点儿事情,谁去都一样。”白嫣然果断开口,也想明白刚刚那话可能是有点儿为难人。

  司徒湛毕竟是从小娇生惯养的王爷。他可能只是吃过鸡,都未必见过鸡鸭长什么样子。

  白嫣然这么想着,反而不觉得有什么了。

  可她刚刚那句谁去都一样这,听着司徒湛的耳朵里,却怎么都不是个滋味。

  旁人为她做事能与他一样?

  那自然是不行的!

  司徒湛性子霸道,更是眼里不容沙子的人。哪怕是这么一点点的事情,他也想要成为白嫣然口中的特别。

  于是,他自告奋勇的去抓鸡去了。

  “你确定可以?”白嫣然送他出门的时候只想给自己一个大嘴巴。

  让你说话那么快!让你不想想司徒湛能不能抓鸡!

  让他在野外打猎倒是还行,可去御膳房的鸡棚里抓鸡,着实是为难了他。

  司徒湛性子骄傲,怎么能忍得了自己心上人的质疑?

  他二话不说,给了她一个你放心好了的眼神,兴冲冲的朝着御膳房而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