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墨漓书屋 > 睡服总裁:萌妻撩夫100次萧若沈煜 > 第126章 决定
 
等了好多天,找萧若那边都没有什么消息,除了上班以外,安盈盈都不敢静下来,因为只要一静下来,安盈盈就会想到萧若的事情。

现在萧若是不是和沈煜背着自己卿卿我我,安盈盈会忍不住的胡思乱想,好几次她直接把桌子上的东西一扫而过。

最终还是硬着头皮自己去收拾,为什么安盈盈的生命力出现了萧若,一切都开始不顺心了呢?

仿佛安盈盈的一切都被萧若抢走了,她很后悔,就不应该让萧若这么不安分的女人去代替自己。

现在安盈盈真的是赔了夫人又折兵,有些事情既然挽回不了,那就只能尽力制止它,比如除了萧若!

安盈盈把一切责任都推给了萧若,本来就是代替她去和沈煜完成该完成的事,压根就不可以想那些不该想的,可是萧若偏偏这么做了。

所以也不要怪她安盈盈心狠手辣,怎么来的,就怎么走不好吗,非要带着不应该有的感情,依依不舍的离开。

不知道总有一天是有物归原主的吗?

这天,安盈盈早早的就下班了,坐在阳台上,俯视着楼下的夜景。

从这个角度,能把这个城市全部的风景都尽收眼底了,本来应该庆幸能欣赏到这样美丽的景色而开心不已。

可是安盈盈完全没有一点反应,她目光呆滞的看着前方,内心早以起了波澜,不过是因为想到了萧若的事。

四年前的事,安盈盈让萧若离开,已经交代她的事完成了,也没有要继续留下来的理由了。

安盈盈本以为拿钱打发了萧若,就可以自己呆在沈煜的身边,和以前没什么区别,可是……

跟安盈盈想的完全不一样,她几度在想,沈煜是不是真的爱上了“安盈盈”,那个假冒顶替她的萧若。

所以萧若一走,沈煜的魂魄也跟着走了,哪怕真正的安盈盈回到了他的身边,也被他一眼就识破了。

可是安盈盈不甘心啊,萧若只是她找来的代替品,现在反而快要取代她,这不是安盈盈的初衷。

那个时候,萧若离开了,安盈盈也重新收拾好心境回到沈煜的身边,她尽量对他真心,经手的每一件事情都做到最好。

一开始沈煜说安盈盈为什么会突然性情大变,为什么和之前完全不一样了,安盈盈战战兢兢的也解释不清楚。

想着这样的自己,或许沈煜还是会接受,毕竟她才是安盈盈,可是,一切都是安盈盈想的太天真了。

沈煜根本就没想过要真心带安盈盈,他很快就知道了所有事,并且对她大发雷霆,讽刺数落了安盈盈一番。

安盈盈收着自尊心求沈煜不要赶自己走,可是他就是那么的铁石心肠。

沈煜不要安盈盈也就罢了,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沈煜因为萧若的离开而迁怒于安盈盈,一再追问萧若的下落。

女人呢,唯独感情,男人不能分享,沈煜那样为难安盈盈,只为了萧若那个冒牌货,安盈盈可能会告诉沈煜萧若的下落吗?

不可能,就算安盈盈知道也不会说,更何况萧若去了哪里,安盈盈也无心去了解,所以不管沈煜怎样威逼利诱,她都没有说出来。

坚持是安盈盈把萧若藏起来的沈煜,甚至用安盈盈的公司威胁她,要是安盈盈不说出萧若去了哪里的话,那她的公司也要和安盈盈一起送葬。

破产这种事,以沈煜的地位,分分钟就能搞定一个公司,安盈盈自然不在话下。

那时,安盈盈那样求沈煜放过公司,沈煜铁石心肠的连看都不看安盈盈,现在想来,真的是很讽刺。

那样的男人,安盈盈还不肯放手,总想着有一天沈煜会回头,好好的待自己,现实为什么这么残忍呢。

从那个时候开始,安盈盈就在背地里找萧若的下落,她要折磨萧若,把沈煜加注在她身上的痛苦加倍的还给萧若。

几乎通过了任何关系去找萧若,安盈盈发誓一定要让萧若痛苦不已,虽然那是四年前的事了,可是却是那么真实。

萧若这个污点时刻提醒着安盈盈,既然是污点,那安盈盈就要把她处理干净了,让她勾引沈煜,让她越界,做不该做的事。

安盈盈不知道事情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样,痛苦的人也只有她自己,报应也没有降临在萧若头上。

怨天尤人似乎也没有什么用,安盈盈靠在窗户边上,就那么静静的靠着,面无表情,她的身心已经被萧若跟沈煜折磨透了。

是时候反击了不是吗?一直像鱼肉一样,任人宰割,不是她安盈盈的性格,谁愿意一直被人欺负着。

要不就不动,一旦起身动手的时候,就打他们个措手不及,让他们没有还手之力,把萧若踩在脚下,肯定能解恨。

安盈盈在阳台上一坐就是大半天,好好的休假就变成了安盈盈激励自己对付惩罚萧若的幻想。

不过人只要聚精会神的想着一件事,时间往往过的是很快,消瘦的安盈盈,内心却无比强大,因为她要时刻准备着折磨萧若。

总不能连萧若的面都没有见到,安盈盈就倒下了,那她辛辛苦苦,花这么大的力气找萧若又是为什么呢,不就是为了报复她吗?

“你得瑟不了多久了,我一定会让你败在我的脚下!”

一中午了,安盈盈就愤愤的说了这一句话,里面饱含了对萧若的恨意,和不服输的样子。

坐够了,安盈盈才想起来自己在这里呆了一下午,就想站起来活动活动,腿一软,整个人就摔在了地上。

双脚早已经麻木了,安盈盈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瘫在地上,等双脚稍微缓和了一下以后,才扶着墙壁慢慢站起来。

每一步走的像针扎一般,再多的痛楚,安盈盈也不会表现在脸上,那么善于伪装的人,当然不会轻易卸下真面目。

朝着门口走去,直到门关上,屋里一片静默。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