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墨漓书屋 > 乖!再咬一口 > 第298章 混混讨债,围殴
 
星星孤儿院旁边,一处杂草浓密的树丛里。
“在那!脸没错,就是他。”
“一会儿动作利索点!直接弄死!上!”
一伙五六个混混打扮的人,拿着铁棍直接朝那破铁门冲过去。
“王毕安!你小子欠那么多钱,你以为你跑得掉?!”
门卫颓坐在塑料凳上的身体一僵,抬起头来,“我不是你们要找的人,我没欠你们钱。”
他的声音依旧粗哑难听,虚撑在凳沿的手臂,肌肉绷紧,即将攥成拳。
“少他妈废话!欠债不还,那就拿命还!兄弟们,弄死他!”
为首的人挥着铁棍一声令下,其余的人一哄而上。
已经被晒得发白的塑料凳,被铁棍砸得稀巴烂。
“吱——”
随着夏小梨呢那一声嚷,平稳加速驶离车,骤然刹车停下。
女孩一只腿还挂着在刑赫野膝头,一时没坐稳,往前栽,被被刑赫野拦住,一把捞回来。
男人微冷的视线掠过去,王平安忙认错:“抱歉刑总。”
夏小梨可顾不上,扭头看着后车窗,急忙拍拍刑赫野的肩膀。
“阿野,阿野!打人了!!门卫叫人打了!”
刑赫野回头,眯眸看着远处星星孤儿院门口的围殴。
“那些人还拿着铁棍,不会出人命吧?”夏小梨急得快趴车窗上了。
刑赫野淡定地把她摁坐回去,“你想管?”
夏小梨急道:“那是孤儿院门口啊,里面还那么多孩子呢!万一这些歹徒冲进去了呢!”
“那你就老实坐好,嫌腿崴轻了?”
男人把夏小梨摁老实了,才朝驾驶座去了一眼。
“回去。”
“是。”
司机王平安凭借过硬的车技,在单行道掉头,加速返回,在距离还有二十米时停车。
“老王。”
刑赫野开口。
“是。”
夏小梨只来得及看见驾驶座的门被飞快打开又合上,再定睛,王平安已经冲入包围圈,开打了。
那以一打十的身手,简直让人目瞪口呆,仿佛在看动作大片。
只见他身形矫健地闪过一记背后袭击,手臂一夹,抢过一人手上的铁棍,反手就是彪悍一抡。
“嘶——”
夏小梨幻痛地龇牙嘶了一气,不自觉往刑赫野身侧后躲,那俩黑亮亮的杏眸还不忘观战。
平日里理着个平头,看着笑呵憨厚、老实巴交的大块头王叔,居然是隐藏的战斗机!
夏小梨看着看着还热血沸腾起来,挥着拳头一惊一乍。
“王叔左边!揍他!对对对!”
“王叔真帅!哇!厉害!”
“哇……噢噢噢!哇!哇!”
听取“哇”声一片的刑三爷,嘴角的笑越来越浅,最后侧头看向半趴在自己肩头的小脑瓜。
语气和善:“谁真帅?”
夏小梨回过神来,嘿嘿干笑两声,小手在男人的太平洋宽肩上轻轻拍了拍,拂拂不存在的灰。
“阿野真帅,看看这肩膀多宽,多结实,穿衣显瘦,脱衣有肉,我就没见过这么好看的衣架子呢。”
那小嘴现在一套一套的,张嘴就来。
刑三爷被哄成钓翘嘴,捏她脸蛋,两指揉巴几下。
“王平安是退役特种兵,身手确实不错。”
话音刚落,夏小梨又激动地“嗷”一声,小拳头在半空一挥。
“哇塞!这不就是电视剧里的扫堂腿!真牛!”
夏小梨学着胡乱在宽敞的后座里踢了踢腿,嘴里啧啧有声,“这被扫一下,腿骨都得折了吧。”
刑赫野:“腿不疼了?”
夏小梨透过车前窗严密关注战况,闻言摆摆手:“挨了这一下,疼的是他们,我有什么可疼的。”
她话刚出口,还跑在后面的脑子,紧赶慢赶才追上来。
女孩望着自己高高抬着,差点踢驾驶座中控台那去的右脚,上头套着被褪到一半的袜子。
呃……露、馅、了。
夏小梨飞快眨眨眼,腿尴尬地收回来,踩在鞋子上,脸上十足的心虚。
刑赫野黑眸危险地眯起,“夏、小、梨。你——”
夏小梨立马抬手捂住他嘴,张嘴就来:“阿野,我超爱你的!”
刑赫野抓开她的手,语气凉嗖嗖的:
“我也爱你,晚上再收拾你。”
夏小梨“嗯呐嗯呐”直点头。
心想,你还能怎么收拾我,左不过在床上受点苦罢了。
(生活不易,小梨叹气(????ε???))
两人几句话间,那头以少揍多的战斗就结束了。
铁棍落了一地,那些混混全七仰八叉躺地上哀嚎,有两个爬起来想逃跑,被王平安两手一拉,一翻,又砸在了地上,彻底动弹不得了。
“张安!张安你没事吧?”
闻声跑出来的院长,蹲在满脸是血的门卫身边,吓得都不敢动手扶。
鼻涕虫刚换了一身干净的新衣服,又跑出来了,看见门卫那模样,大喊着“昂昂”,哭着跑过来。
张安低嘶着气,捂着手臂从地上艰难坐起身,抖着手拍拍鼻涕虫的背,粗喘着说:

“没,没事……”
那六个混混,被王平安和周哲一起用绳子一起捆了,用野草堵了嘴,拴在门边。
夏小梨和刑赫野也下车过来了,“放心,我们已经报警了。”
院长连连道谢,扶着张安踉跄站起来,担心地问:“张安怎么样?先送你去医院?到底怎么回事啊这些人……”
门卫帽子早被打掉了,露出一张沉默寡淡的中年人面孔,他抖着手拉了拉右眼歪掉的眼罩,又瘸着腿躬了躬身。
“多谢几位,我没什么事,是这些人认错人了。”
一直没怎么开口的刑赫野眼眸微眯,视线落在在男人脸上的大片血迹上。
“认错人,下手这么狠?”
“对啊,”夏小梨看一眼拴在门口留了几口气唉唉叫的那坨混混,“需要叫救护车吗?”
“我没什么事,”张安忍痛站稳了,沙哑着说,“这是些混混,讨债找错人了,不敢再耽误几位贵人的时间,多谢,多谢。”
见此,夏小梨和刑赫野也没再多管闲事,上车离开了。
院长扶着张安进去简单处理了脸上的血,可额头上有个大伤口,止不住。
“张安走,我让平子送你去医院,这耽误了要出人命的。”
院长的手被用力摁住。
张安重新戴上了帽子,忍痛咬牙低声道:“院长,我该走了。”
院长一愣,“你……你要走了?”
“为什么?咱们星星马上就有资助,可以修缮起来了,以后会越来越好的。”
警笛声由远及近,张安捂着手臂,拖着瘸上加瘸的腿站起来,郑重地朝院长弯了弯腰。
“当年,多谢院长收留我一个瞎眼的瘸子,还要再劳烦院长和警察解释,就说他们在孤儿院门口打架斗殴,将人抓走,以后这种事情不会再发生的。”
他说着,看一眼抱着大面包窝在木凳上打瞌睡的鼻涕虫,又鞠了一躬,声音更是嘶哑。
“一直以来,多谢院长,张安……日后有机会再报答。”
在警车进门的同时,男人一瘸一拐的背影,从孤儿院破败的后门消失。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